筆趣閣 > 掌心寵:他來時星河漫漫 > 第二十九章:那年

第二十九章:那年


  紀荏苒覺得現在的自己沒辦法回去面對顧景辰,她曾為之付出那么多的夢想與追求轉瞬就成了泡影,她都有點無法面對這樣的自己。而顧景辰那樣優秀……

  后來她就留在了法國,開始的時候只是麻木地復健,沒事的時候就盯著一處風景發呆。直到有一天她突然發覺自己已經有很久沒有聯系過顧景辰了。

  可是她有些膽怯了,每次拿起手機又放下,她擔心他會怨她,甚至已經不要她了……

  她一聲招呼沒打地就出國了,還這么久都不和他們聯系,他一定很生氣,可是現在這樣的她……

  紀荏苒從小就一直是別人家的孩子,她家境優渥,乖巧懂事,成績優異,她從來都不懂得自卑是什么,可是如今,她第一次知道了……

  失去了為之追逐的方向,她突然就茫然了。

  ……

  可是現在在對顧景辰講這些事的時候她并沒有多說,只是告訴他,她的手受傷在醫院休養,只字不提為什么不跟他聯系。

  顧景辰聽到這里時他很心疼,他的苒苒,一個人承受了這么多。只有他知道沒辦法彈鋼琴對她來說是怎樣的打擊。

  他始終記得,那年她初三,他高二,有一天下晚自習后他經過學校旁邊的一條街,兩旁是繁盛的香樟樹,帶著夏季末的燥熱氣息。

  他看到紀荏苒靠著一棵樹,低著頭,心情很不好的樣子。那個位置有點偏,很多方向的視角都被擋住了,可是他走過來的位置卻正好可以看到她。

  或許有的事情就是有這樣不經意的美好。

  因為沈遇的關系,他其實也見過林驚月和紀荏苒很多次了,有時候沈遇還會拉著他一起陪她們。可是因為他性情比較冷淡,所以也算不上熟,他對紀荏苒的印象就是一個很安靜的漂亮姑娘,站在那里卻有著和性格相反的奪目。

  現在天已經黑了,她一個人在這里他也擔心她有什么事,便走了過去。

  “紀荏苒?”

  紀荏苒聽到聲音卻沒有抬頭,她知道來的人是誰,顧景辰,他的聲音很好聽也很特別,像冰雪融化的潺潺流水,撞在石頭上碎裂成晶瑩的水珠。

  “怎么了?”顧景辰見她沒有理他有點奇怪……

  “沒事……”紀荏苒小聲地說,可顧景辰聽出來她的聲音帶著哭腔,心里莫名地有點急。

  “發生什么事了?”他的語氣罕見地輕柔,帶著關心的意味,紀荏苒一下子就忍不住了,眼淚“啪”地就掉下來,止也止不住,肩膀因為抽泣微微地聳動。

  顧景辰見她突然就哭了,一時間也不知道怎么辦才好:“你……我把沈遇找過來陪你好不好?”

  他實在是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子。

  紀荏苒一邊哭一邊搖頭:“不……不要。”

  顧景辰沒法了,只好就這么看著她哭,他都沒意識到自己對紀荏苒展現了前所未有的耐心。

  紀荏苒哭著哭著自己慢慢平復了下來,她抬頭看向還站在她面前的顧景辰,有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

  顧景辰看著她哭得通紅的臉頰,平時含著淡淡笑意的桃花眼現在水光閃爍,他從未見過這樣的她,之前的她看著乖巧溫和,可卻有著不符合外表的堅韌與毅力。

  而面前的她像一株剛經歷過暴雨的竹子,依舊傲立著卻多了幾分嬌弱,讓人心疼,心莫名的一動。

  “沒事。”顧景辰想哭成這樣一定是不好的事情,而且她也沒必要對他解釋什么,他在這里只是因為還算認識,擔心她一個女孩子一個人在外面不安全。

  看著他就這么靜靜地站在她面前,路燈暖黃的燈光從他身后灑過來,讓他平日清俊疏離的眉眼柔和了幾分,讓她莫名地覺得心安。

  “我……我媽媽去世了。”

  “爸爸很難過,我不能在家里讓他擔心,就跑出來了。”

  “想哭完再回去……回去安慰爸爸。”

  “媽媽她是個很棒的鋼琴家,可是我的鋼琴彈得不如小月亮。”

  “你說,她會不會很遺憾……”

  說著說著她又哽咽了:“都怪我喜歡畫畫,都沒有那么努力地去學鋼琴……”

  其實她的媽媽支持她的所有選擇,可是無法挽回的失去的遺憾讓她只能自責。

  顧景辰聽著她斷斷續續的話,又聽著她壓抑的哭腔,想安慰她卻不知怎么說。這個女孩,如此的堅韌,柔軟卻不畏風雪。

  看著她長長的眼睫毛掛著的淚珠閃著晶瑩的光,手比心快地伸手環抱住了她。


  http://www.kbllfc.icu/47_47428/5215930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llfc.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