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安能退之 > 第三十二章 因果

第三十二章 因果


  如若那三王爺也是個有野心的人物呢?

  有野心沒實力,那么就極有可能從小的開始入手,他從前很三王爺就沒有什么交情,話都沒說過幾句,哪來的什么小敘,怕是有別事相商。

  這事兒不明說,關景煥心里頭也明白,而在一路上也是在權衡較量。

  目前太子黨和四王爺黨的人都還全是旗鼓相當,若是真要細究其中高低,也算是四王爺略勝一籌,三王爺同他們二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可比性,可自古以來的帝位之爭,變數從來不是可以推算出來的。

  要是三王爺是個懂得韜光養晦的人,摸不準到后來還可以爭上一爭,可是失敗的可能太大,而且跟了他的風險也太大,幾次比較下來,關景煥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將關家壓在這樣的人身上太冒險了,不可。

  很快就到了醉夢樓,關景煥一下馬車就有人專門過來給他引路,今日醉夢樓中人群似乎不如往日那般擁擠,關景煥很快就來到了樓中的貴賓間,見到了早已等候多時的三王爺——魏昭。

  ……

  謝靜芳和關安抵達安鑾寺時太陽快要下山了,一路上也還算是平靜,可見京都此地的管理是做得不錯。

  吩咐車夫等一干人等去收拾行囊,謝靜芳和關安下了馬車來到寺院門口,門口處站著一名模樣年輕的小和尚,他一看到關安和謝靜芳二人,先是十分詫異,而后面露驚喜,上前問道:“二位施主可是要來吃齋求福?”

  謝靜芳看小和尚心里頭打實地喜歡,就笑著點點頭,而關安則是細細打量了面前的小和尚,他剛才的語氣似乎是早就預料到有人會來此。

  有人,是她們?

  藏下心中的疑惑,謝靜芳和關安由小和尚引路到寺院的客房中住下。

  母女二人一人一間房,為了方便照顧,胡嬤嬤和采潯也就分別同謝靜芳和關安二人住在一起,天色也有些晚了,大家都還沒有開始用餐,收拾東西也變得倉促起來。

  采潯整理被褥,關安也在一旁適當地打打下手,剛收拾好東西,胡嬤嬤就過來說寺院的吃食已經準備好,讓關安過去可以和謝靜芳一同用餐了。

  應了一聲后,關安和采潯就小跑著去了謝靜芳的房中,看到桌上已經擺好了小菜和米飯。

  果然是國寺,這吃食同別的寺院就是不一樣,關安腹誹。

  她一落座,也就拋開了一定的矜持動起了筷子,謝靜芳笑著看關安,忽而忽而想到一件事,停下筷子對關安說道:“剛才院門口的小和尚讓我帶話給你,說是玄真大師早就猜到我們母女二人今日會來此,說我們是貴客,他還點明了要找你,娘覺得這是個機會,你且去看看?”

  關安原本還專注地吃飯,謝靜芳這么一說有些印證了開始她懷疑小和尚早就知道她們會來此的猜想,沒想到竟然是赫赫有名的玄真大師。

  前世關安就聽過他的名字,因為魏昭登基的祭天大典就是由玄真大師主持的,而她在路上曾巧遇過他一回。

  途中有說過一些話。但是關安有些記不得了,應該是自己沒有刻意在乎,應該不是什么大事。

  她對玄真大師最深刻的印象,大概是賀愈曾經去過安鑾寺送給了自己一個平安福,是他求了很久,最后感化了玄真大師,由大師送上了祝福,非尋常平安福能比。

  她那時也很是喜歡,畢竟能夠經過大師之手的東西非同一般,何況還是賀愈的一番心意。一開始經常帶在身上,后來也不知怎么就突然丟了,怎么找也找不到。這事兒她都還不敢和賀愈說,就讓人趕制了一個差不多模樣的。

  因為不是真的,她也就隨便戴戴了,對賀愈抱有一定的愧疚是真的。

  那么話說回來,這個玄真大師怎么知道她們會來?

  真有如此靈驗?

  關安吃飽之后喝了一小碗湯,對謝靜芳道:“這事兒誰也不知曉,待嬌嬌先去看看。”

  謝靜芳還是很相信神鬼之事的,聽到是玄真大師要找關安,心里頭還有些激動,連忙點了點頭,讓關安快些過去,免得讓大師久等。

  關安帶上采潯一起去找玄真大師,路上正好遇到了那個院門口的小和尚,他知道關安是來找玄真大師的,也就將她帶到了玄真大師的院子。

  “這位施主,大師說只見關施主這一位有緣人,所以還請施主在此等候。”

  采潯本想同關安一起進入,卻被小和尚攔了下來,她看向關安關安點了點頭,示意她就在門口等候。

  關安一個人進了院子,天空已經落下了黑幕,她只看見前方的屋子里有光亮。

  她隱隱地有一種感覺,所有的疑惑,可能會在此解開。

  深吸一口氣,關安邁步向前,推開了屋子的門,抬眼就看到一名看過去就和藹可親的和尚正跪坐在位子上沏茶。

  和尚看到來人,會心一笑,對關安道:“施主既已來此,何不坐下小憩?”

  面前的和尚不是玄真大師還能是誰?

  關安也沒有推就,和上門就坐到玄真大師的對面,面前的人比記憶中的大師似乎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關安在心中也是暗暗叫奇。

  “大師既然親自喚我來此,定是有重要之事要點撥于我,還請大師賜教。”關安誠心誠意道。

  玄真大師哈哈一笑摸了摸頭,不知道從何處拿出了一個東西,放在桌面上,說道:“非也非也,貧僧不過是許諾了一位貴人,幫他還愿罷了。”

  關安低頭定睛一看,瞳孔瞬間放大,她從來沒有想過會在這里見到它——賀愈當初送給自己的平安符!

  她立刻伸手將平安符從桌面上拿了起來,仔仔細細地左右上下看了一邊,眼中的震驚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這不是這個世界的,是前世的,是真的那個賀愈送的平安符,可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空氣中一片寂靜,蠟燭的光焰在閃爍跳躍,良久,關安喝了一大口玄真大師為她泡的茶,稍稍定下心神,就連忙追問道:“還請大師明說。”

  她知道,玄真大師絕對知道了許多她所不知道的,而先前所說要幫助還愿的人,應該是賀愈吧。

  “施主莫急,有些事情早有定數,時候未到,一切都沒法開始,不如施主先看看這杯茶?”玄真大師摸著自己的腦袋,笑著道,“觀一葉而知秋,且看看施主能看出個什么來?”

  關安聞言就低頭去看杯中的茶水,里頭倒映著自己的模樣,一開始沒看出什么,忽地水中的影像越來越模糊,關安越想要看清楚,影像就越來越看不清楚。

  


  http://www.kbllfc.icu/49_49799/5004095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llfc.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