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安能退之 > 第八章 相識

第八章 相識


  關安是下定決心要走一條自己從前乃至現在都很想走的路。

  她現在每天除卻在關謙正這邊學習,謝靜芳那兒也沒有落下。

  不過當初去到京都的時候,她琴棋書畫、女紅等等,那都是出了名的優秀。

  雖說在冷宮有許多年沒有沒有碰過這些東西了,關安有些生疏,好在那些記憶還是在的,沒過兩天又找回了從前的感覺,就連謝靜芳都覺得關安自從及笄之后,懂事多了,做起事情來都比以前好太多。

  只是謝靜芳心里頭也不知道這樣的改變是好還是不好,她總覺得關安有一些怪怪的,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看著女兒在自己的面前專心致志地穿針引線,謝靜芳輕輕笑——自己擔心那么多作甚,總歸是自己的女兒,無論最后如何,只要她平安快樂,都好。

  關安并不知道自己的變化惹得很多人有了想法,她只一心在為自己的未來鋪路。

  她不想再過那種依靠著男人才能享有的榮華富貴,她要走自己的路,這是她從前就像做的是,可她為了心愛之人放下了身段,她以為那樣他可以更加了歡喜自己。

  沒想到……不僅沒有因此而心生歡喜,一步一步的利用,到最后更是要他們關家覆滅!

  這所有的所有,都是她關安識人不清,都是她的錯。

  傍晚。

  關安剛從謝靜芳那學習刺繡結束后本想回到院子里沐浴一番,在路過賀愈的院子時又突然停下了腳步。

  “采潯,你且先回去,替我將沐浴用的湯水準備好,我許久未見愈哥哥了,去看看他。”

  “是。”采潯答道。

  賀愈院子守門的小廝遠遠地就看到關安向他們院子走來:“大小姐,是要來找賀少爺嗎?小的這就進去通報。”

  “誒,等等!”關安趕忙攔住了小廝,說道:“我是許久沒有見愈哥哥了,正好路過這里就進來看看,愈哥哥他現在應該在認真讀書,你這一通報就打擾到他了。”說完,還補充了一句,“我隨便看看就走。”

  關安徑自走了進去,小廝卻站在門口暗自吐槽——少爺恨不得小姐天天來呢,怎么會打擾?

  賀愈的院子很簡單,和關安記憶中的樣子沒有半分變化,而唯一讓關安比較喜歡的,大概就是賀愈院子里的那棵棗子樹。

  她還記得小的時候她特別愛吃青棗,但是吃多了不好,父親和母親就不讓吃,她就籌劃著種一棵供自己偷偷吃。

  關安還想了好久,種自己的院子里肯定是不行的,種后花園會被別人摘去吃,自己就沒有了,思來想去,發現只有賀愈哪里最合適,而且賀愈的院子里什么都沒有,真是的再好不過,更重要的是賀愈不喜歡吃青棗!

  于是關安就偷偷地和采潯兩個人搬了小樹苗到,大晚上地偷偷潛入賀愈的院子里,當時的想法真的就特別簡單,也沒想過賀愈又不是傻子肯定會發現的。

  沒想到還真的不巧,這樹坑才下去第一鏟就看見賀愈一臉震驚的表情站在不遠處,關安慌得把賀愈直接逼到墻角捂住嘴讓采潯快點干活……

  真的是往事不堪回首,最后那個坑是賀愈幫忙挖的,樹是賀愈種下去的,而她和賀愈也是那一次變成了好朋友。

  回過神來,關安已經到了書房門口,聽到里面好像沒有什么動靜,嘆了一口氣準備離開,還沒轉身,就看見眼前出現了一雙白色的鞋子。

  抬頭一看,賀愈開了門站在自己的面前,身高差的緣故,關安還得仰著頭。

  “有什么事進來再說吧。”賀愈轉身向里面走去。

  關安眨了眨眼,他什么時候知道自己來的。

  自己輕手輕腳就是不想被發現……

  關安坐下,有些尷尬地開口道:“你知道我來了啊?”

  你怎么知道我來了?

  “聽到聲音了,感覺像你。”賀愈沏了一壺茶,給關安倒了一杯。

  這也能聽出來?

  “哦。”關安端起茶盞,喝了一口,由心地贊嘆道,“還是你泡的茶好喝,要是每天都可以喝到就好了。”

  賀愈也坐下,稍微抿了一口茶:“你要是喜歡,我可以天天給你泡茶。”

  “咳咳!”關安趕緊放下茶盞,“我就是隨便說說,你別放心上。”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

  就看見賀愈垂著眼眸,似乎有些難過。

  “誒誒你別這樣,我的錯我的錯!”關安感覺自己真的傷到他了,都怪自己嘴賤。

  “你有時間就給我隨便泡壺茶就好了,我不想打擾你。”

  在關安看不到的地方,賀愈嘴角微微勾起。

  “我本來就是過來隨便看看……”關安眼神飄忽了一下,“明天就要去京都了,你也快要參加秋闈了吧?”

  “嗯。”賀愈點點頭道。

  這突如其來的沉默,讓關安陷入了尷尬。

  “那個……嗯,好好努力,你一定能中個狀元回來的!”

  真的是無話可說到了一種地步了。

  賀愈挑了挑眉,有些認真地看著她:“嬌嬌就這么肯定我一定能考中嗎?”

  那是肯定的……

  關安還記得賀愈上輩子拿了探花回來,自家家門快被踏破的樣子,她也要忙著招呼客人。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他遇到了魏昭。

  她從前不懂的為什么賀愈腫了探花狼,太子,四王爺等人都要相繼拜訪,等到她嫁給魏昭之后就慢慢地明白了。

  朝中分為三派,中立,太子黨,四王爺黨。

  當時的皇上年事已高,按理來說應當由太子繼位,奈何皇上更偏愛的是四王爺,只是因為太子母族勢力強大,而四王爺相對來說較弱。

  但是自古以來這皇位繼承的事情向來都是玄之又玄,皇上的心思誰也捉摸不透,太子一派雖說有勢力,但不代表就是絕對的勝利。

  魏皇一直在他的兒子們考察,魏昭的母族勢力薄弱,所以他本來是根本沒有可能的,而他也很懂得韜光養晦。

  在外,他看起來就像是閑散王爺,沒有任何的實力,對于那些準備爭奪皇位的人來說毫無威脅性可言,可是關安卻后來知道,魏昭是個非常有野心的一個人。

  他暗中培養死士,招納人才,他之所以回來關家拜訪道喜,還是跟隨著四王爺一同前來,別人只會以為他是來湊個熱鬧,誰知道他真正的目的其實是招賢的呢?


  http://www.kbllfc.icu/49_49799/51330039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llfc.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