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四維末日 > 第35章 超標完成任務

第35章 超標完成任務


  來人竟是林小隊。

  她眉眼冷淡,斜倚在門框上,很是冷漠地看向暈倒在躺椅上,雙手被打死結綁起來,不省人事的林大隊,片刻轉開了眼神。

  “陷害我?差些火候。”

  林小隊冷笑一聲,眼神越過幾人,看到了桌上的推薦卡。

  林一萬心中砰砰跳了兩下。她覺得林小隊的態度著實值得考究——

  進門第一句話是交易,看到這場景,也沒有第一時間抓捕二人,反而是控訴林大隊的陷害!

  這么說明什么?

  林一萬轉身從桌上拿起推薦卡,沒有遞給林小隊,反問道:“你想交易什么?”

  “想把她迷暈,再逼她要槍?”林小隊沒有看那被當人質一樣,握在林一萬手中的推薦卡,她反而看向了林一萬的雙眼。

  “你們拿不到槍的,她沒有騙你們。”

  “你想要什么?”林一萬重復又問了一次。

  “她是個貪官,拿地獄花來賄賂選民。如果她當上局長,東區就完了。”林小隊深深地看了一眼大隊長,似決心已定。

  “你們幫我除掉她,我給你們槍和子彈。”

  林一萬和林星孩對視一眼。

  大概是剛剛才意識到自己做過一次愚蠢的決定,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好事”,林一萬腦子冷靜地轉了轉。

  “她都沒辦法搞到槍,你能?”林一萬質詢道,又問:“你有能搞到槍的本事,還能被她陷害?”

  林小隊:“第一,我確實能給你槍,職位不高但有特殊通道;第二,有些事我不能自己出手。”

  “我是九齡城的警官,不是搞政治的殺手。大隊長需要的是選民推她下去,而不是政治陰謀。”

  林小隊意味深長地看向林星孩:“那些被她陷害過、開始喝奶茶的人,有權利光明正大地揭開她的面目。地獄花不能繼續在東區泛濫下去了。”

  林星孩意動。

  殺了此人絕不夠解她心頭之恨,唯有使林大隊身敗名裂,順帶讓更多的人得以解脫,才真正圓了林星孩的夢想。

  林一萬冷靜自持,發誓絕不被情緒左右。

  “你要我們做什么?”她問道:“我們不過是普通人,能做什么?”

  “普通人?”

  林小隊低頭呵呵笑了兩聲。

  她似乎在說,普通人能去偷地獄花?普通人能背著地獄花來警局?能迷暈大隊長要挾要槍?

  在林一萬看來的憨憨行為,倒是頗彰顯出了二人的勇氣。

  “等她醒來,擺脫嫌疑。戴上這個,明天拿花去九農,把她逼出來。”林小隊從兜里掏出兩個針孔監控器:“很簡單,騙她說出自己的罪行。對你們太容易。”

  “事后,我們拿錄像和你換槍?”林一萬補充道。

  林小隊贊許地點點頭。

  “這個錄像會在我拿到后的第二天登上電視,所有九齡城的人都會知道東警察局的大隊長。你們拿到了槍,也不會出鏡。”

  “我不信你,先給我一些子彈。”林一萬沉聲道。

  她順其自然地從書包里掏出一張照片——從封九憨手里坑的槍,拍出來的照片。

  “我之后就要這把槍。可以?”

  林小隊結果照片,瞥了一眼,點頭:“難度有點高,達官貴人喜歡用這種,不過…可以,只能一把。”

  “先給我五百發子彈,作為定金。事后在給我槍和五百發子彈,沒問題吧。”

  林小隊冷笑:“你要的有點多了。一千發?得偽造十起案件才能扣掉,太容易露餡了。”

  林一萬攤攤手:“還需要我做什么?”

  “能拍到她的種植場嗎?”

  “成交!”

  林一萬大笑。

  她猛地錘了錘林星孩的背部,仿佛在說:我倆要武裝起來了!我倆能有一戰之力,我倆能找到回家的路了!

  “干杯!”

  林一萬舉起手中的咖啡,正要喝時,看到林小隊似笑非笑的神色。

  她看向地上不省人事的林大隊,頓時明白自己的“干杯”著實不太誠懇。上一個被大的還躺在這兒呢,下一個小的就來了。

  “希望我們信用合作。”

  林一萬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正色起來。

  林小隊點點頭,氣質突然改變了。似乎在一瞬間,她又變成了那個說話只說三個字,字字千金的人。

  “去叫人了。”她轉身道:“你們直接走,放心,明天她會以為自己腦子出問題。”

  林一萬點頭:“子彈今晚送到花園院。”

  林小隊沒有再說話,徑直解鎖打開了門。她看了看表,淺笑:“現在十點五十了,只給我一小時?”

  大廳內值班的人還不少,燈一小間一小間地亮著,足以見得,最近的東城區不太平。

  林一萬挑眉:“那明早?”

  “請走吧,你會看到子彈的。”

  “沒有子彈,就沒有交易。”林一萬朝她點點頭,最后確認一次,便拉著林星孩便離開大隊長的辦公室了。

  天已經完全漆黑了,若非警局大門口映出來的一點點光,可能伸手連五指都看不見。

  林星孩此刻一臉懵逼地被林一萬拖著走,似乎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

  “我們任務超標達成了。”林一萬笑了:“九齡城有射擊場嗎?”

  林星孩張嘴呃了兩聲,眼珠子轉了轉,似乎在回憶。

  “現在我倆都可以搞到槍了,但是我倆都不會射擊,拿到槍還不能發揮出它的實力。如果有射擊場能學習一下就好了。”

  林一萬解釋到自己的看法。

  二人并肩而行,走過街頭。時間還尚早,街頭兩側的行人來往紛紛,林九齡們穿著清涼,提著各種LOGO包裝,說說笑笑地來來往往。

  林一萬和林星孩二人普普通通,平平凡凡,不過只是萬千像中的兩個。

  “這樣啊…也好。”林星孩撓了撓頭,隨即回憶起來:“不過,我記得還真有一個射擊場,就在郊區那邊,我們過去?”

  “走起!”

  真所謂心想事成,林一萬心中喜悅。

  林星孩笑著抱著她的胳膊:“你想得可真齊全,我可真就只想著可以報仇雪恨了。以后處事你多尋思,咱倆能不能找到回家的方法,就看你的了。”

  林一萬撲哧一聲笑了:“沒問題。”她大聲道。

  二人的身份證都被扒了馬甲,不便利行動。故而兩人尋了個酒吧,在隔壁巷子撿了兩具“尸體”。

  盜用身份證可是大罪!

  林一萬已是輕車熟路,林星孩倒還有些膽小,便在路口點了根煙望風。

  完事兒后,她興奮地拉著林一萬跑出了好長一段距離,腎上腺素的爆發使她邊跑邊笑,直言今天是自己這輩子最刺激的一天。

  二人用別人的身份證工時,打的來到了射擊場。

  “你惹了什么事啊?”林星孩側頭問道:“小隊長說,那把槍只有達官貴人才有,軍隊也追殺你,你從前是正府里的人?”

  “不是。”林一萬搖頭:“我不惹事,都是被陷害。”她想了想又道:“槍是我順來的,今晚我們就練那把槍。”

  林星孩點頭,似是了解,又似認同。

  “你很聰明,你一定能帶我們離開這里的。”林星孩回憶起初見林一萬的場景,贊揚道。

  “我要是聰明,也不會混成今天這樣。”林一萬苦笑。

  林星孩真是高估了她的隊友,若是林一萬聰明,剛開始就不會被黑暗森林算計,后來也不會…

  “也不知道被我掛在房梁上的腦袋怎么樣了。”林一萬喃喃:“才過了一天,應該不會腐爛吧…只能回頭再去取了。”

  她怎么會知道?那個屬于封九嶺的腦袋,此刻正好端端地躺在冰柜里,被一雙充斥著“復仇”、“嗜血”、“不死不休”的眼睛盯著。

  眼睛的主人狠狠地扣著手里冰冷的鐵制武器,喃喃自語:“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這邊林一萬興高采烈地和林星孩進了射擊場。

  九齡城有一點,同林一萬的次元不一樣——九齡城里的人,在進入九齡城后,都會經過神秘的四維改造。

  也就是說,九齡城中的人基本上身體都是四維物質構成——他們不需要吃喝。更有甚者,獲得了四維靈魂的人,不需要睡眠來緩解靈魂上的疲憊。

  故而九齡城的黑夜不過是為了滿足普通大眾的感官制造,黑夜總是與白天一樣熱鬧。

  此刻射擊俱樂部卻有點冷清。

  普通大眾的林九齡天性是善良溫柔的,熱愛射擊的林九齡并不是很多。

  更何況,這是一家打著活體射擊招牌的射擊場。許多天真善良可愛的林九齡們一看到這招牌,便被嚇跑了。

  林一萬和林星孩并肩進入,兩側的獵物頭顱標本,應接不暇。

  很快一位身材高挑,穿著得體而性感的林九齡便迎了上來,溫和地詢問二位需求。

  林一萬直接從兜里掏出手槍照片:“我倆,都要學習射擊,還有怎么用這把槍。”

  迎賓林九齡爽快地答應了。

  刷別人的身份證畢竟不用付錢,二人眼睛都不帶眨一下地刷了一年工時,愣是把迎賓林九齡看得愣了愣,以為店里來了兩位高層。

  “你是…林拉什?”

  迎賓林九齡笑著迎二人進去,正在這時,一個瘦高的林九齡側頭,訝異地看向二人。


  http://www.kbllfc.icu/52_52713/49384427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llfc.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 炒股的平台 新版够力七星彩奖表图 近期股市分析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 七星彩排除码 北京pk赛车开奖直播网 湖北快三走势图表 涵乔配资 甘肃快3开奖和值走势图 广东好彩1肖开奖 中国北车股票行情 吉林十一选五一定牛 深圳风采2011035期 6码复式三中三几组 江西时时彩qq群号大全 极速赛车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