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四維末日 > 第18章 郊區劫匪

第18章 郊區劫匪


  (本章水六百字,凌晨補上。==請見諒,今天打游戲太猛了,忘了時間。)

  紅色的載貨三輪在市郊區公路上,橫沖直撞地向前行駛。

  據趙顯良說,到市中心時會有軍隊駐扎檢查,遠遠隔著就能看到紅色的旗子在飄,心里面也會安穩許多。

  市中心外面——比如眾人現在所處之地,變異體還是不少。

  “哎呀。”

  正當林九齡瞇著眼睛迎綠光看風景時,突然覺得身下的車抖了兩下,猛地停下。接著是前座趙顯良驚呼一聲。

  林九齡隨慣性往前滑了一些距離,她忙平衡住。

  “怎么了?”周胖子扒拉著車欄桿,伸著身子朝前面看去。

  “車出問題了。”趙顯良緊皺著眉頭跳下車,他往車下一看,眉頭皺得更緊:“md!前輪破了!”

  “怎么會突然破了。”

  林九齡跳下車去,朝四周望了望。

  此處不算寸土寸金,雙向車道,周邊兩側都是居民樓。居民樓最底下是小賣鋪,頂上掛著“宜賓燃面”、“五金店”等等。

  若是末日前,此處一定是熱鬧叫賣、車輛邁不開道的繁華場面,如今卻寂靜空無一人,宛如死城。不少奇形怪狀的綠色植物攀爬在建筑上,公路上也攀附著一些藤曼。

  “離市中心還遠嗎?”林九齡問道。直覺告訴她,不應該在這個奇怪的地方久呆。

  趙顯良很顯然也不愿意停留在這個地方,他無奈:“開車快,走路過去可慢著呢。”

  “能修好嗎?”

  “難說,我先看看。”

  趙顯良說罷蹲下身去,仔細檢查輪子:“都怪我,沒去檢修,別耽誤了你們回杭州。可惜這附近也沒什么人來往,車子少得很,否則你們倒是可以搭車去市中心。”

  林周二人偏倚在車體上,此刻也只能安慰。

  四周空蕩蕩,車道筆直來往,兩側延伸開去,在視線盡頭化為一個小點。縱使望眼欲穿,也難以見到另一輛車行駛而來。

  “臥槽!這是…釘子?!”

  就在這時,周胖子眼神一定,突然蹲下去。他撿起了地面上的一根足足有一只手指頭長的釘子,驚掉了下巴。

  “地上有釘子?!”趙顯良猛地站起來,臉色難看下去。

  “那邊還有。”林九齡冷聲道。她指著車來時的路,那里有一堆整齊擺放,朝上的釘子。

  他們被陰了!

  若單單出現一個釘子大概是意外,但出現一堆擺放如此整齊的釘子,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是一場局!

  “前面有修車廠嗎?”周胖子捏著釘子笑了。隨即他意識到自己已身處末世了,頓時渾身一抖。

  不為財,還能為什么?命啊!

  “有人嗎?出來!”周胖子提高音量大喊一聲。

  三人不自覺站近了一些,朝周圍望去,青天綠日下,空寂無人,平白讓人起了一身寒意。

  “有備胎嗎?”林九齡冷靜問。

  “沒有啊。”趙顯良帶著歉意,很無可奈何。

  “車子已經走不了了,我們走路去市中心吧。”片刻后,林九齡決定。

  她尋思著走一個小時也比站一個小時好,況且也只有走到了市中心才能找到拖車,將三輪車拖回去。

  “你把車鎖上,我們出發。”

  林周二人根本就沒有行李,二人兩手空空地立在一旁,靜候趙顯良鎖車出發。

  趙顯良往四周望了望,似乎贊同了這個決定,他笑道:“好。”

  “我覺得他不太對勁兒啊。”趙顯良鎖車的當頭,林九齡突然輕聲道。她瞇著眼睛看趙顯良四處張望的模樣,先前種種疑惑一同浮上心間。

  周胖子疑惑。

  “直覺。”林九齡語氣十分肯定。

  “帥哥美女們?”

  就在這時,幾人背后突然傳來一聲問候。此聲音端是輕佻,聲音往后提得極高。聽之者若看過宮斗劇,一定會聯想到那些個公公們。

  林九齡渾身打了個顫,轉身去。

  只見一男一女站在居民樓前,男人馬褂女人穿紅色長袍。二人臉色蒼白,近乎透明,似乎從澡池子里出來不久,身邊還落著些水滴。

  “你們是誰?”趙顯良警惕問道。

  “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三顆綠晶來。”男子笑了,卻單只是兩塊蘋果肌將嘴角往上提,形成一個倒三角,讓人心生詭異之感,。

  先別提此人笑容多么怪異,首當其沖想要三人綠晶,就已經讓三人心中防備不已。

  “釘子是他們放的。”林九齡低聲道。

  這兩個狗東西!

  兩人笑了,蒼白的皮膚在綠陽的照射下更顯蒼白。

  不過奇怪的是,二人腳下的水滴并沒有隨著陽光的照射減少,反而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越來越多,甚至形成了一灘水。

  林九齡一愣,突然看到了他們的衣裳。

  她失聲:“你們是海鬼!”

  林九齡判斷二人是海鬼有兩個原因。其一,在白其洪船上時,海員曾因幾人腳下的水將其認作海鬼,其二,這二人穿的紅紅綠綠的衣裳,哪里是普通馬褂,沒有扣子,分明就是壽衣!

  他們是海葬沉海,隨后末日因綠光復活。

  不得不說,林九齡的猜測已對了大半。

  “你見過別的海鬼?”男子驚訝了一下,不過仍是笑容詭異:“那又如何?縱使你能去海邊,從別的海鬼手中逃過又如何?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我大學修的歷史。”林九齡盯了他半響,突然說了一句毫不相關的話。

  這一瞬間,林九齡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想明白了,她拖著胖子往旁邊一站,笑了。

  “有趣。”

  “怎么了?小妹,現在我們該怎么辦!”趙顯良乍得見二人離他遠了,一時有些愣住。

  “你認識汽車嗎?”林九齡抱著手,笑瞇瞇地看向男子:“不過你大概認識你們的慈禧、孝欽顯皇后吧,汽車從她那個時代引入的。”

  兩個海鬼的臉色一瞬間更蒼白了幾分。

  “不要問我為什么認出你們,我說了我學歷史,你們這身壽衣——”林九齡嫌惡地隔空指了指海鬼:“我剛好從書上看到過,巧合吧。”

  不僅是趙顯良、海鬼二人愣住,連周胖子都發懵了。

  胖子著實不明白。能分析出海鬼是清朝人確實厲害,可這和他們現在的處境又有什么關系呢?

  “汽車!”周胖子突然驚叫一聲。

  林九齡笑了:“清朝可沒有二十一世紀豐富的文化,你們死而復生如此淡定,沒有在海中漂流,反而是快速定位福建省的某一條街道,在一條幾乎沒有人通過的地方放釘子?試問,你們圖的是什么?”

  “況且…”林九齡瞇起眼睛:“清朝根本就沒有汽車,你們怎么這么肯定用釘子就能扎破輪胎?”

  趙顯良臉色蒼白了幾分。

  他怎么也想不到,僅僅憑借著海鬼穿的兩件衣服,這個該死的林九齡就能想到這么多。

  “唯一的可能,你們和某人通風報信了。首先,他,”林九齡冷笑地看向趙顯良:“必定脫不了關系,其次嘛,你們海中生物怎么和趙先生產生聯系?是那幾位被我封印了的小兄弟?不服氣?”

  林九齡靜靜地立在原地,疑惑:“我就想不通了,明明都知道打不過我,為什么還要前仆后繼。”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海鬼一臉陰沉,見事情被猜的八九不離十,頓時惱羞成怒。

  “你誤會我了。”趙顯良立在原地,聲音中帶著些許哭腔:“我絕不是這樣的人,我同他們拼命!”

  林九齡挑了挑眉毛。

  (水六百字,凌晨補上。==請見諒,今天打游戲太猛了,忘了時間。)

  兩個海鬼的臉色一瞬間更蒼白了幾分。

  “不要問我為什么認出你們,我說了我學歷史,你們這身壽衣——”林九齡嫌惡地隔空指了指海鬼:“我剛好從書上看到過,巧合吧。”

  不僅是趙顯良、海鬼二人愣住,連周胖子都發懵了。

  胖子著實不明白。能分析出海鬼是清朝人確實厲害,可這和他們現在的處境又有什么關系呢?

  “汽車!”周胖子突然驚叫一聲。

  林九齡笑了:“清朝可沒有二十一世紀豐富的文化,你們死而復生如此淡定,沒有在海中漂流,反而是快速定位福建省的某一條街道,在一條幾乎沒有人通過的地方放釘子?試問,你們圖的是什么?”

  “況且…”林九齡瞇起眼睛:“清朝根本就沒有汽車,你們怎么這么肯定用釘子就能扎破輪胎?”

  趙顯良臉色蒼白了幾分。

  他怎么也想不到,僅僅憑借著海鬼穿的兩件衣服,這個該死的林九齡就能想到這么多。

  “唯一的可能,你們和某人通風報信了。首先,他,”林九齡冷笑地看向趙顯良:“必定脫不了關系,其次嘛,你們海中生物怎么和趙先生產生聯系?是那幾位被我封印了的小兄弟?不服氣?”

  林九齡靜靜地立在原地,疑惑:“我就想不通了,明明都知道打不過我,為什么還要前仆后繼。”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海鬼一臉陰沉,見事情被猜的八九不離十,頓時惱羞成怒。

  “你誤會我了。”趙顯良立在原地,聲音中帶著些許哭腔:“我絕不是這樣的人,我同他們拼命!”

  林九齡挑了挑眉毛。


  http://www.kbllfc.icu/52_52713/49809938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llfc.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 甘肃省11选5前三直 独平一码公式计算法 上证指数行情实时行情东方财富网 广西11选5走势图 2017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 股票下跌中放量 广西快乐双彩2020047期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20选5计划 快三技巧规律走势图 王中王单双必中特料 是存款好还是买理财好 辽宁11选5技巧 北京体彩十一选五 北京pk赛车是不是国家 广西快三形态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