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尋項記 > 第146章 巧進滎陽

第146章 巧進滎陽


  劉邦的軍隊抵擋不住,很快就敗逃了。

  項羽攻下函谷關,到咸陽城外的鴻門,扎下營寨,鴻門西南不遠處的灞上,就是劉邦的駐軍。明天,項羽想,明天就去找劉邦興師問罪。

  這樣想著,他竟然安然入睡了。

  他終究還是不能睡個好覺,因為一個晚上先后有兩個人聲稱有十萬火急的事必須要見他。

  第一個人是從劉邦的營壘里來的,自稱是劉邦的左司馬曹無傷的密使。來使對項羽說,劉邦有稱王關中的野心,他準備任秦降王子嬰為相,霸占秦宮室的全部財寶,與諸侯軍對抗。來使還告訴項羽,劉邦在灞上的軍隊只有十萬人,如果項羽要舉兵攻打,曹無傷愿為內應。

  這對項羽來說無疑是一個好消息,因為他本部軍加上諸侯軍足有四十萬,打敗劉邦看來不是什么難事。只是他不喜歡來使那副鬼鬼祟祟的樣子,只是敷衍了兩句就讓他回去了。

  第二個來見他的人是他的族叔,項伯。奇怪的是,項伯深更半夜把他再次從床上拉起來,卻只是拼命的給劉邦說好話:“人家沛公要不是先攻破了關中,你能那么容易進來嗎?人家立了那么大的功勞,卻要去攻打人家,也太不夠義氣了吧!”

  項羽聽了覺得非常好笑。今晚是怎么了?一個劉邦手下的人,來勸他攻打劉邦;一個自己手下的人,來勸他別打劉邦。

  “三叔,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隱情?就直說吧!”

  項伯這才吞吞吐吐的道出,自己已經去過劉營了。因為他在聽說項羽要去攻打劉邦的軍令時,他猛地想起,自已有位老朋友還在劉邦哪里,他不希望這位老朋友跟著劉邦一起白白送死,就準備叫這位朋友自己逃走。

  “你哪位朋友是誰?”

  “張良。”

  “張良?”項羽有些動容,張良因博浪沙刺殺秦始皇而名動天下,”就是那位讓亞父范增也十分敬重而忌憚的人嗎?“

  “是的,我是在他刺殺秦始皇之后認識他的,他有恩于我,所以我想報答他。”

  “很好,那后來呢?你把他勸說來了沒有?”

  “沒有,他說什么也不肯在劉邦有難的時候獨自逃生。”

  項羽嘆了口氣,臉上露出欽佩又惋惜的神色。

  項伯又吞吞吐吐的說:‘張良不但沒有獨自逃走,反而三言兩語之后,還硬把我拉去和劉邦見面。”

  項羽皺起眉頭道:“你見了嗎,劉邦跟你說了什么?”

  項伯見項羽面色凝重,急忙道:“上將軍,你先不要開戰,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沛公再三表示一定會親自上門給你請罪的,你不要聽一面之詞,我挺他們的話也挺有道理的。。。”

  “行了,行了,打不打劉邦,待我跟亞父商量后再定。”項羽又好氣又好笑的一揮手,“你先回去,我還要看劉邦有沒有誠意來謝罪!”

  一定有的。

  ………

  滎陽縣尉司馬儀全副武裝,正在城頭巡視防務。

  兩個時辰前,敖山上忽然升起了沖天狼煙,按照敖倉令與五城之間的約定,一旦敖山升起狼煙,則必定是遭到了攻擊,京邑,索邑,廣武,成皋,滎陽五城必須火速馳援,滎陽令不敢怠慢,當即點起千余老弱,急奔敖倉而來。

  滎陽城的守軍本就不多,滎陽令一下帶走千余人,城內就剩下不到五百人,滎陽縣尉司馬儀當即下令關閉城門,嚴令禁止任何人等不許上街,不許喧嘩,又將城中民壯全部趕上城頭,嚴加防范,即便是這樣,司馬儀也還是不放心,依然親自登城巡視防務。

  司馬儀第四次巡視到北門外時,城外大路上忽然開來了一支上千人的齊軍。

  司馬儀頓時全身都緊張起來,當即命令城頭弓箭手做好準備,然后手扶垛堞探身向外喝道:“站住,你們是從哪里來的?可曾帶了關防?”

  城下,為首的齊將悶哼一聲,揚起手中一卷帛書喝道:“奉陳敖大人令,特來協助滎陽令守城,敖倉令關防在此,還不快快下來查驗!”

  “你們是敖倉來的?”司馬儀皺眉道,“路上沒有遇到我家大人嗎?”

  “廢話!”那齊將極不耐煩的道:“老子是抄小路來的,沒撞見!”

  “滎陽令已經率軍馳援敖倉去了!”司馬儀納悶道,“敖倉不是受到襲擊了嗎?你們怎么不留在敖倉守城,反而跑到滎陽來了?”

  “敖倉并未遭到襲擊!”城外齊將冷然道,“敖山烽火是賊兵奸細趁人不備點燃的,我們陳敖大人擔心是賊軍的調虎離山之際,所以派本將軍火速帶領人馬過來協助你守城,你這廝,老子都說了半天了,你還不趕緊派人下來檢驗關防?”

  司馬儀還是有些懷疑,當下又道:“還是你把關防射上城來吧。“

  “放屁!”那齊將勃然大怒,火道:“想查驗就趕緊派人下來,不想查驗也行,老子這就帶人回敖倉了,滎陽若是有個閃失,唯你是問!”話音剛落,那齊將竟然真的撥轉馬頭,看樣子似乎真打算帶兵回敖倉了。

  司馬儀聞言頓時大驚失色,萬一敖山的烽煙真的是賊兵奸細點燃的,而賊兵的確是打得調虎離山之際,那么滎陽很可能就是賊兵首當其沖的目標,畢竟,相比廣武,成皋,京邑,索邑四城,滎陽才是真正的縣邑,油水顯然更多。

  而且,司馬儀也知道這亂世中賊兵四起,各種反秦勢力風起云涌,簡直是防不勝防,特別是項羽的楚軍神勇又殘暴無比,如果真的是項羽軍前來犯境,單憑城內區區五百老弱未必守得住,當下司馬儀急道:“哎,將軍且慢,下官這便派人下來!”

  城外齊將有些不情愿的勒馬回頭,火道:“那就趕緊的!”

  “好好好,將軍請稍等,這便派人下來。”司馬儀一邊說,一邊趕緊讓人用吊籃將一個小吏吊了下去,那小吏雖然很害怕,但也只好膽戰心驚的下了城墻游過護城河,又從齊將手中接過了帛書看了,果然是敖倉令關防不假。

  當下那小吏回頭高喊道:“大人,是敖倉令的關防令不假!”

  司馬儀這才把一顆懸著的心放了下來,喝道:“快,快,打開城門,放下吊橋,迎接齊軍將士們進城!”

  不道片刻功夫,沉重的城門已經打開,高懸的吊橋也落下,那齊將率領的上千名士兵已經緩緩進城,待穿過城門甬道,那齊將的嘴角卻忽然綻起了一絲毫不掩飾的獰笑,司馬儀剛迎下城頭,正好看見了那齊將臉上的獰笑,不禁心頭便是一驚。

  


  http://www.kbllfc.icu/52_52716/53311319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llfc.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 青海福彩快3走势图 福彩论坛 安徽快3是国家的吗 甘肃11选五任五遗漏 巧牛配资 天津11选5杀号 贵州11选五怎么下载 3d巧用试机号 湖北休彩11选五走势图 甘肃11选五5最大遗漏 赶牛网配资 广西快三的开奖结果今天 融资融券散户的亲身体验 体彩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私募基金配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体育彩票排列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