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鬼公寓 > 第十七章 相框

第十七章 相框


  雖然韓雷一直跟隨在秦子遠身邊,但是他終究也是血肉之軀的人類,無數死亡都讓他深刻明白到一個無可爭議的事實:人類絕對沒有辦法和惡靈抗衡。哪怕是有許愿的機會,人類也得不到半點超自然力量,也無法靠許愿傷害哪怕一個惡靈。

  但現在的問題是,太平間里面,外面,都有一個惡靈在!

  他能反應的時間,只有極為短暫的數秒!

  最終,韓雷只能選擇……拼死一博!

  他狠狠推開了太平間的大門,繼而就沖了出去!

  而門被推開后,他卻是看見,前方的長廊上,沒有剛才那用百米沖刺速度撲來的黑色人影!

  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假象或者隱身,但是對現在的韓雷來說,這卻是對他來說最重要的生機了!

  拼了!

  于是,他就拼命邁步向前逃去!

  其他的住戶,也都嚇得一起跑了出來!

  而這些人里面,常永是最后一個逃出來的,但他剛逃出門口,就忽然感覺到脖子一緊!

  “啊啊啊啊!”

  隨著常永發出慘叫聲,大家都回頭看去,只見到常永捂著脖子,被拉回了太平間!隨后,太平間的門就被死死關上了!

  此刻,頓時周圍是死一般的寂靜。

  死了。

  終于,死了一個住戶!

  不過,常永死了后,董邪反而是松了口氣。死了一個人,那也就代表著暫時可以進入一個相對安全的間隔期了。

  當然,這個安全期可以安全多久,誰也不知道。

  而沿著這條走廊,住戶們依舊是走得戰戰兢兢,太平間這個地方,他們是再也沒有膽量回去了。無論那里,究竟有沒有生路線索。

  董邪,連子辛,還有韓雷三個人現在都是大大喘著氣,而走到走廊盡頭的時候,又推開了一扇門。

  而這里面,似乎是醫生休息吃飯的地方。

  “也不知道在這里,能不能找到鑰匙。先試試看……嗯?“

  就在這時候,董邪注意到,不遠處的一張桌子上,赫然又是一個血手印!

  “這……”連子辛走了上去,仔細進行查看。

  這里多少還有一點燈光,所以他們還能勉強進行查看。

  “等等……”董邪指著這個血手印中心,說道:“你們看,這手掌中心,血跡斷開了。這個形狀看起來……”

  連子辛也是點頭:“對,看起來,就像是一把鑰匙!”

  鑰匙!

  那么,第二把鑰匙,就在這里嗎?

  找到這把鑰匙,就可以下樓去了?

  現在他們總算是找到了一線希望。而常永的死,也多少給了他們很長一段緩沖時間。

  不過,即使如此,現在的董邪等人,心頭也是焦慮恐懼不已。別的不說,只要稍有所耽擱,他們所有人的性命隨時都有可能交代在這個地方。迷信所謂的安全間隔期而放松警惕,那就是純屬找死了,這僅僅只是一個住戶總結出的大體規律,絕不是和牛頓定律一樣顛撲不破的。說到底,這只是對住戶的一種保護措施,但住戶如果能力弱難以找尋到生路,一樣有可能被公寓放松對惡靈的限制。

  這一點,董邪對身為新人住戶的連子辛,尤其進行了強調。

  “搜索一下這里,一定要找出鑰匙!”

  漆黑狹小的房間內,他們三人開始翻箱倒柜。

  緊接著,連子辛湊到了桌子下面,忽然間看,他就看見了一把鑰匙橫躺在地上!

  “在這!”

  聽到連子辛的這兩個字,對董邪和韓雷來說,不亞于天籟之音!

  連子辛迅速將鑰匙拿了出來,董邪和連子辛看著那上面滿是血的鑰匙,頓時激動了起來。總算是找到鑰匙了!

  “等一下,你們看這個!”

  就在此時,董邪忽然又有了一個新發現。

  他在另一張桌子底下,發現了一個相框,里面是一張醫生們的合照。

  這張照片,其他醫生都是面露笑顏,但站在中心位置的一個醫生,他的面部,是模糊不清的。看上去,就好像是膠卷底片磨損導致照片變成了這個樣子。

  董邪拿著相框,他可以肯定,這必定是生路線索提示了。

  這個面目模糊的醫生,他的胸口自掛著醫生名牌。還好照片里面的醫生是半身像,攝影者距離醫生們距離不算太遠,睜大眼睛仔細看,還是能看清楚那個醫生的名字。

  “謝尋”。

  這就是這個醫生的名字。

  “這兩個字,應該是謝尋沒錯吧?”董邪將照片給連子辛也看了看。

  連子辛點點頭,回答道:“對,沒錯。”

  “快,快點下去吧!”韓雷則急促地說:“要討論照片,等下去再討論!”

  他們從這個房間走了出去,繞過走廊來到醫院大樓的另一側,進入到樓梯間。

  匆匆朝著樓下走去,來到那鐵門前,連子辛拿著鑰匙,對準鎖孔,插進去……

  門,開了!

  這次,他們送了一口氣!

  接下來,他們要做的,就是前往醫院一樓大廳了。

  到了底層大廳,董邪就一眼看見……在前方,有一張移動病床。

  而在移動病床上面,有著一具森森白骨。

  看到這一幕,董邪,連子辛和韓雷都露出警惕的神色。

  “要靠近嗎?”三人中資歷最淺的連子辛壓低聲音,看著二人,而他則一時拿不了主意。

  韓雷畢竟經驗豐富,說:“當然要去。現在常永剛死,正是利用這個機會的時候。”

  他對常永的死,不怎么傷心,所以說得很輕描淡寫。常永這個人,平時仗著秦先生名號,狐假虎威,糟蹋了多少女住戶,他都清楚。只不過有秦子遠在,他一般不敢霸王硬上弓,都是談妥條件的。也許有人會說有那么多錢不能出去花天酒地嗎?然而死亡之間的恐懼又怎是金錢可以填補的,有很多人最后會一點點走向心理變態,而常永就是享受自己靠著秦子遠做后臺讓別人不得不屈從自己的快感而已。

  “行。”董邪其實也有這樣的意圖,以這個距離,那骷髏如果真的化身惡靈來殺他們,也根本躲避不了。就算真的會殺人,有公寓壓制,暫時也不用害怕。在公寓,執行血字的時間長了,也會漸漸明白一件事情,其實絕大多數時間,住戶真的是安全的。如果真要虐殺他們,哪怕來成千上萬人,一分鐘也就可以殺得干干凈凈。

  他們一步步接近那移動病床的位置,最后,還是和其保持著一定距離。

  “嗯?”

  這時候,他們就看見在那尸骨的腦顱后方,有一張便箋紙。

  董邪看著這便箋紙,他和韓雷交換了一個眼神。

  然后,他伸出手,緩緩將那便箋紙抽出……


  http://www.kbllfc.icu/52_52717/48707800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llfc.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 南宁麻将计分表 美女与野兽捕鱼下载 捕鱼赢红包破解版 长春麻将怎么玩 pc蛋蛋不翻倍模 大圣捕鱼下载手机版 下载哈哈湖南麻将 韩国快乐8官网-手机版APP下载 捕鱼欢乐炸最新版下载 手机白城52麻将能下外挂 互联网金融靠什么盈利 实时股票行情查询 盛京娱乐棋牌 牛的生肖是哪一年 德甲直播极速体育 吉祥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