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鬼公寓 > 第二十八章 重逢

第二十八章 重逢


  秦子遠此時也似乎覺得很不好意思,說道:“不管怎樣,以你的安全為第一優先。如果擔心來不及,你先回國也行。”

  “我和方寒見面要會談的事情,你還是不能告訴我嗎?”

  “方寒似乎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說是必須和攜帶鑰匙的住戶當面洽談。他……精神狀況不是很好的樣子。”

  董邪曾經聽莫遠提及,當時方寒雖然完成了所有血字,但是已經罹患極為嚴重的PTSD,顯然這種疾病不在公寓的治療范圍內。方寒所許的愿望也只是延長自己的壽命,而不是治療PTSD。而如今看來,或許當時的疾病絲毫沒有好轉,反而可能越發嚴重了。

  “他要我帶鑰匙去的理由,是不是……因為他害怕來見他的人不是公寓里面出來的?”

  董邪這次發了語音信息過去。

  很快,信息就回復了。

  “我想,可能是吧。”

  無論過去他實際執行的血字,還是血字的記錄中,都不乏惡靈偽裝活人的先例。這些偽裝很難戳穿,難以辨別。而鑰匙是公寓內部的,公寓是無法由惡靈侵入的,那么攜帶鑰匙的人,是惡靈偽裝的可能就大大降低了。當然,依舊不算絕對安全。

  方寒早就離開了公寓,而離開公寓的人,即使再回到公寓所在的小區,走入那條巷子,也不會再進入公寓里面。然而,方寒離開公寓一年以上后,突然在不久前聯系了秦子遠,并要和公寓住戶當面洽談某些事情。那究竟是什么事?

  方寒小心謹慎到這個地步,很顯然,他恐懼來見他的不是人,而是“那些不可名狀之物”。

  忽然間,董邪開始有點后悔了。到這里來,他要面臨的危險,當真就像秦子遠說的那么低嗎?他本來以為,危險最多是來自方寒本身的,畢竟他能認識什么走私槍械的掮客,恐怕并非善類。但他還是來了,他想為自己和阿凝在公寓的生存增加多一分保障。

  “我到底會面臨什么危險?到這時候還是不能說嗎?”

  董邪又發了信息過去。

  這次,秦子遠回復得更快了。

  “不是我不說,我自己也不確定。方寒當初完成他的所有血字后,明顯對我們隱瞞了一些事情。這次突然聯系我們,我覺得和那時候的事情有關。”

  方寒完成的血字,和他們現在的血字,又有什么關聯呢?

  ……

  董邪重新來到檀香山威基基海灘旁的威基基海景酒店的時候,大多數的大學同學都來了。

  此時,婚禮還未正式開始,董邪來到守候在婚宴廳門口的桌子前,先是簽到,然后給了份子錢。仇風說什么不需要份子錢了,但是壓根就沒這回事情,來的人照樣還是給份子錢,顯然這貨故意在陰自己,又想讓他難堪。

  婚宴廳正對著海灘,景致極好。作為新郎的仇風則在婚宴廳門口意氣風發地接待賓客,而董邪來了以后,他臉上笑瞇瞇地說道:“哎呀,你來啦,董邪,你妹妹呢?”

  “她有點事情,走不開。”董邪心頭痛罵這貨,都要結婚了,還念叨著阿凝?

  “恭喜了。”董邪以一張司馬臉拱了拱拳,然后就進入婚宴廳。而這時候,立即有大學同學招呼他。

  “董邪!在這!”

  他很快來到了大學同學們環繞的桌子前,緩緩坐下,說道:“嗯,吳輝,唐云,趙啟山!畢業那么多年了,上次見面是兩年前的同學會吧。”

  唐云和趙啟山以前和仇風一樣,都和董邪是一個寢室的。尤其趙啟山,和董邪算是損友,過去董邪組建異現象探查社的時候,他是最積極的一個,二人還曾經一起出去探索過網上傳聞的所謂鬼屋,當然最后結果是一無所獲。

  “她還沒來。”趙啟山立即就開口對董邪說道:“嗯,不過,她之前說了,肯定會來的。”

  董邪現在心情也挺復雜。都兩年了,雖然說是差不多放下了,但畢竟是自己的初戀,男人的心里面初戀總是有著很深的意義。甚至就算真的不愛了,往往也很難忘記。

  “對了,董邪,你還在寫小說嗎?”唐云連忙轉移話題:“大學時候你和我們一起搞的什么異現象探查社就說是為了給恐怖小說搜集素材,聽仇風說你現在算是很厲害的網絡寫手了,都買上了豪車。”

  “是啊,看董邪這身西裝,還有手表……真是發達了吧?”

  此時的大學同學們都一個個露出艷羨的眼神,然而董邪心頭卻是發苦,早知道支取金錢是要付出代價的,他哪里會都用在奢侈品上。光是奢侈名表就買了三塊,此時真的是后悔死了。

  “這塊表是江詩丹頓吧?”唐云這才注意到董邪的手表,仔細看了看,說道:“真是厲害啊,董邪!”

  “一般一般啦……”董邪心頭苦笑,”有人對我說,我不是王者,就是個青銅啊!”

  “誰說的啊!我幫你削他!”

  “就是,是不是仇風那個二缺?這家伙炫富炫得還敢再明顯點不?等會我一定要把份子錢全部都給吃回來!”

  “我妹……”

  “對,干他妹!”

  “不對,不應該是說干你妹嗎?”

  董邪頓時一頭黑線,我妹也是能讓你們干的???

  不過見到大學同學后,他總算是回憶起當年很美好的大學生活,暫時內心擺脫了那地獄公寓的陰霾。

  “董邪,你看了那部電影《地縛靈》沒啊?”一旁的吳輝發話了,他過去是董邪隔壁寢室的,經常過來串寢室,“電影拍得真心一般,除了蕭執和慕愛珊演的男女主,其他人都死了。電影沉悶死了,全部都是在一個放映廳里面放的。”

  董邪連忙問道:“當初電影點映的時候……”

  點映那次可是有那么多觀眾失蹤啊!

  “什么點映?”然而對方卻是一頭霧水:“我不知道啊?”

  點映時期失蹤了那么多人,但后來雖然有這條新聞,可是無論門戶新聞網站還是傳統紙媒報紙,都幾乎沒怎么報道,更是沒上過一次熱搜。

  沒有任何水花,這群人就這么從世界上人間蒸發,而多數人都一點反應都沒有。要知道這么大的新聞,霸占熱搜第一十來天都很正常啊!

  公寓的力量實在是恐怖到了極點。

  就在這時候,董邪忽然發現,婚宴廳門口走進來了一個人。

  一頭柔順黑發,足足一米七的身高,穿著一雙紅色的高跟鞋。

  董邪頓時站了起來,看向那女子緩緩走來。

  “抱歉,遲到了。”

  謝若妮來到了大學同學們面前,她也注意到了董邪,但是面色也沒有太大變化,而是很自然地和大家打招呼。這一刻董邪就明白了,她是真的完全已經不將自己當一回事了。

  “嗯,那個,啟山啊。”這時候唐云拉了拉他,說道:“我想抽口煙,你想抽不?大家一起出去抽吧?”

  吳輝也很聰明,馬上說:“好像我喝多了,出去放個水。”

  其他幾個同學也都紛紛起身,于是,這張桌子一下只有了董邪和謝若妮在。

  謝若妮選擇在董邪對面的座位坐下。她現在看起來比兩年前更成熟了一些,而看著董邪的眼神,也沒有了當年分手時候的決絕和冷酷。似乎,現在他們就只是很純粹的大學同學而已。

  董邪其實心里還是很不舒服的。說是愛情似乎也不完全是,好像更多是一種初戀已經完全忘卻自己的失落感。

  “你還……好嗎?這兩年?”

  董邪干澀地說出這句話來。

  “挺好的。”接著謝若妮左右張望了一番后,說:“阿凝沒和你一起來嗎?”

  “她……臨時有事。不過她代我向你問好。”

  “當年其實和她處得很愉快,本來還以為能再見她一次的。她,是個好女孩。”

  董邪隱隱覺得她的口氣不太對勁。

  “你……”

  “董邪,兩年了,你和阿凝,在一起了嗎?”


  http://www.kbllfc.icu/52_52717/49381760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llfc.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 网赚app 河南麻将朋友局官方免费下载 大连娱网棋牌下载安装 2020年六盒宝典大全 鼎砥股票投资论坛 永利国际棋牌官网 连码不断128猜一生肖 江西抚州金溪麻将优乐精麻将 靠谱的挣钱app有哪些 美国股市今日行情 免费网络赚钱 手机炒股软件哪个好 十一运夺金网 天天爱捕鱼官方 武汉麻将单机版下载安装 22选5玩法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