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鬼公寓 > 第三十五章 悲傷的過去

第三十五章 悲傷的過去


  一個多月后,2月9日。

  S市市郊,尼萊洛加樂園。

  莫遠從店員的手中接過了一個撞著兩只美式熱狗,兩包薯條,兩杯可樂的托盤,回到了這個座位上。

  這里的餐桌全都處在露天環境,用餐的時候可以觀賞樂園周圍的景致。而在他身后不遠處,就是一個旋轉木馬。孩子們的歡聲笑語,漸漸驅散莫遠內心的陰霾。

  莫遠的父母自從在他十歲的時候離婚后,很快就又各自組建了家庭。現在,他們都在外地。去年他第一次帶影月去L市見住在那的父母,是時隔五年后才再度見到他們。父母各自組建家庭并有了新的兒女后,他就變成了這中心頗為多余的人物。是,就像眼前這兩片面包中夾著的熱狗一樣。

  “這熱狗也太貴了點吧!”

  莫遠旁邊的桌子上,一對年輕情侶正在調笑著。

  “沒事啦,你只要吃得開心,多少錢我都樂意。”情侶中的青年笑了笑,說道:“你要是喜歡,我這個熱狗也給你吧。”

  莫遠看著眼前的熱狗,可樂,還有薯條。

  想當初,影月為了保持作為模特的身材,哪怕是和莫遠一起來游樂場玩的時候,也不能吃這些食物,然而她每次都是一副饞涎欲滴的樣子。那時候莫遠就很心疼她。

  他買了兩份熱狗,但卻只拿起了其中一只,咬了下去。

  這時候,旁邊小店內的店員們討論著:“這都是第幾次了啊?”

  “是啊……每隔一個月來一次,點兩份熱狗薯條和可樂,但是每次只吃其中一份,另一份總是留著,動也不動。”

  “他是傻了嗎?”

  “不不不,你看過一部日劇叫《家政婦三田》的嗎?好幾年前的片子,松島菜菜子演的。女主角失去親人后,也是去之前家人喪生,就到一家人以前一直去的游樂場,然后買三份食物,卻動也不動。我看這個情況很類似啊。”

  “不是吧?那好可憐啊。”

  “唉,就是好像會浪費食物啊。”

  莫遠面無表情地狠狠咬著熱狗,熱狗上面淋灑的番茄醬不斷順著他的嘴唇灑下,他也顧不得去擦。接著,他又拿起可樂,喝了一口。

  “你說我們等會去玩什么好?”

  身旁又傳來那對情侶的對話。

  “嗯,我看了下樂園專屬APP,目前距離這最近,排隊時間最短的也就是哥特小鎮了。不過那似乎有點類似鬼屋,你不怕嗎?”

  “我看看APP上的導游介紹。話說這個項目還要排多久的隊啊?”

  “嗯,一個小時吧。”

  莫遠記得,哥特小鎮這個項目,一年前還在進行施工。當時和影月約好,婚后第一年再來這玩的。現在,一切都不再可能了。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每個月到這來有什么意義。即使追憶過去和影月一起待過的地方,吃過的東西,她也不可能回來了。

  當初……影月簽約的娛樂公司和蕭執的經紀公司也有合作,約定了資源置換。影月在合同到期前,出演了一個戶外綜藝真人秀,那個真人秀也有蕭執參加。真人秀中影月也獲得了相當人氣,于是公司違背意愿炒作她和蕭執的戀愛緋聞,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用她的微博發了一張和蕭執同一天發的微博自拍照背景所在房間完全一樣的照片。本以為這次炒作,能讓有了一定人氣的傅影月放棄毀約,繼續和公司續約,但沒想到影月依舊堅決拒絕了續約。

  對于新晉的人氣偶像,成為緋聞對象的影月,變成了全民網絡暴力的對象。緋聞炒作本來就是虛虛實實,即使她予以否認也沒人會相信。而她的個人微博,每日都有數十萬的惡評,蕭執的粉絲言語之惡毒,足以突破人類的想象極限。由于不再和公司續約,背后沒有了公關團隊,話語權自然都掌握在蕭執那邊,根本不會為她澄清。而緋聞主人公蕭執卻一直沒有正面否認緋聞。而后,炒作愈演愈烈,狗仔拍到了莫遠和影月的照片,于是影月就變成了“出軌”。而影月雖然在自己的微博再三澄清,卻是沒有人愿意相信。蕭執卻也絲毫沒有出來澄清,反而一堆粉絲說心疼他。

  網暴規模開始變得空前絕后。攝影工作室的合伙人堅決拒絕用影月做代言人,她的名聲一落千丈。甚至聽信了網絡謠言,莫遠的父母也堅決反對影月做他們兒媳婦,甚至將戶口簿也藏了起來,避免他們去民政局登記結婚。

  在全民聲討“**”的網絡暴力中,終于從網絡升級到了現實。有人居然人肉出了影月的住址,瘋狂的腦殘粉們在她門口潑油漆和臭雞蛋,寫下“**去死”之類的話語。最后,她不得不選擇搬到酒店去住。

  嚴重的抑郁癥困擾了她數個月時間,而且越來越嚴重。莫遠最后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在浴室內割腕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去世前,她已經服用了超過五種治療抑郁癥的藥物。但即使她將服用抑郁癥藥物的照片發在微博上,蕭執粉絲依舊痛罵她賣慘洗白。

  一直到影月去世后,網上才開始出現“反思網絡暴力”“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但這已經沒有意義了,影月的“出軌”污名始終無法澄清。

  在莫遠的心目中,那些自詡正義的鍵盤俠,殺的人絲毫不比那些惡靈要少!

  莫遠甚至考慮過是不是能讓死去的影月回到自己身邊,哪怕她已經變成惡靈,自己也不介意。但方寒告訴自己,根據他所了解的許愿范圍,住戶也不能許涉及靈類靈體的愿望。什么讓死者歸來啊,讓其轉世投胎啊,也都無法實現。

  秦子遠對他說,如果換成是他,就將愿望訂立為“將所有參與炒作,網絡暴力的鍵盤俠,乃至蕭執本人,全部殺死”。他看待復仇,僅僅看結果,并追求同態復仇。但莫遠并不想那么做,他甚至不想殺死任何人。復仇和殺戮于他毫無意義,更何況這牽涉到多少條人命?如果他當真許下這樣的愿望,他和惡靈又有什么分別?

  他將可樂一飲而盡,打開手機查看著樂園的APP。

  “哥特樂園……嗯……在這……”


  http://www.kbllfc.icu/52_52717/49556502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llfc.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 山东快乐扑克开奖结果 意甲联赛直播哪个最好 打麻将的游戏 2个人扑克牌有什么 腾讯捕鱼来了vip价格表 呱呱湖南麻将免费下 三肖选一肖期期准四不像图 京东方a股票股吧 棋牌娱乐网站 20选8开奖结果 股票杠杆融资 上海哈灵麻将app 福利福彩走势图走势图 新三板股票查询平台 9乐棋牌 摇钱树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