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鬼公寓 > 第十一章 有錢能使……

第十一章 有錢能使……


  眼看著那白衣古裝惡靈距離越來越近,莫遠的心頭萬分焦急。誰也不知道事態會發展到什么地步,這四個人現在都在面包車上,死了任何一個,他們就距離任務失敗無比接近。如果四個都死了,那么任務失敗,他們都將死在影子詛咒之下!

  “救,救救我們啊!”馬尾少女尖叫著說:“你們都知道對方是惡靈,有沒有辦法對付它們?”

  莫遠苦笑著,很顯然,住戶送他的什么護身符,和田玉,都半點作用都沒有。他本來也沒當一回事,只是現在這個狀態,還是讓他內心很是惆悵。人類面對惡靈,居然真的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反制手段。

  但就在這時候,秦子遠忽然將車窗打開!隨后,一把抓過莫遠帶上車的那些冥鈔。

  “你,你要做什么?”莫遠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隨后,秦子遠一把打開車窗,將一大把冥鈔,狠狠灑了出去!然后他對著后面吼道:“別再追我們了,這些都給你!”

  接著他看向倒后鏡,一陣風將那些冥鈔狠狠刮向后面的白衣古裝惡靈!而后,那惡靈的身影,就在無數飄散的冥鈔之下消失了……

  “它走了!”

  當然,秦子遠依舊很小心謹慎,又將車開了一段路,確定惡靈沒有繼續在倒后鏡內出現,這才安心。

  “還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嗎?”

  秦子遠剛才那一招,完全是屬于死馬當活馬醫。他剛才扔冥鈔的時候,其實壓根就沒覺得能夠成功。但沒有想到,他居然還真的就成了。

  不過即使是剎車后,他還是很不安心。手上又抓了一把冥鈔。此時,他開始后悔剛才是不是灑出去得太多了?

  一時間,車上的林玄抓著手上還剩下的溫熱的冥鈔,說道:“這東西就是血字任務的生路……嗎?”

  如果是這樣,是不是也太諷刺了?

  “我覺得沒那么簡單。”秦子遠的看法卻是不同,“假如這就是生路,冥鈔是不是也給得太多了些?”

  “但至少會很重要……可惡,早知道剛才應該多拿一點才是。”

  秦子遠的視線一刻也沒有離開倒后鏡,同時抓緊了冥鈔。

  而這時候,那四個失憶者都是陷入了極大的情緒錯亂中。

  秦小黑拉了拉秦小明,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也是搞不懂了?”

  秦小明其實更加感覺錯亂,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還在做夢。

  “等等……”秦小明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了林玄的衣領,問道:“你剛才說什么?血字任務?那是什么東西?你們現在是在執行什么任務嗎?你們是政府的人?”

  林玄頓時一窒,隨后忙說:“不,就是……我們的確是在執行任務,但是……”

  “我受夠了!”秦小黑也是上來抓著林玄,然后狠狠一拳砸在了他的臉上,怒吼道:“他媽的老子不要這個錢了,你們給我說清楚,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為什么好端端的,會有什么靈體來追殺我們?”

  “住手!”莫遠看到這個狀況,連忙來阻攔,但就在此時,秦子遠已經迅速拔出了他預備的開刃鷹爪刀,架在了秦小黑的脖子上。

  “放手。剛才你們也都看到了。現在,差不多可以告訴你們真話了。”

  之前不說公寓的事情,是因為就算說了,他們也不會相信。

  但是現在,可以說了。有了剛才出現的畫面,公寓的事情,也不算有多么匪夷所思。

  “簡單地說……”秦子遠迅速開始考慮組織語言,說道:“我們都是一座很特殊的公寓的住戶……”

  秦子遠說到一半,秦小明就驚愕地指著他,說道:“你……你開玩笑吧?你的意思是,你的影子現在也是惡靈嗎?”

  “嗯,不是……”秦子遠最厭惡的就是這個問題。他平時總是會特意避開陽光特別強,會照出影子的地方。每次看見自己的影子,秦子遠就會強烈地意識到,自己時刻就是一個被詛咒的提線木偶。他在公寓內操縱他人為自己所用,很大程度上也是想沖淡這樣的情緒。

  “你是說……”秦小嵐出顫抖著指著秦子遠:“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你……你們的影子操縱你們進入了那座公寓?然后不遵照公寓的血字指示去行動的話就會……這樣嗎?”

  秦子遠點點頭,說道:“就是這樣。”

  秦小黑則是問道:“這,這種事情,太荒謬了吧?你們是在騙我們吧?”

  “很抱歉,這是真的。”莫遠和秦子遠不一樣,秦子遠的面相一看就是一副極度狡猾的樣子,而莫遠的面相則恰好相反,完全是一臉正氣,毫不化妝去演軍人警察都絕無違和感。

  一時間,面包車內一片寂靜。

  “那……”秦小明看向莫遠,小心翼翼地問:“你當初是怎么會進入……那個公寓的?”

  莫遠的面色頓時變得煞白,嘴唇囁嚅著,不知道該怎么回答。而秦子遠立即岔開話題說道:“我進入公寓,是因為那時候我在四處跑保險推銷,結果就進入到了那條小巷。”

  秦子遠知道,進入公寓的原因,是莫遠心頭最大的痛苦。所以,他幫莫遠避開了這個會讓他無比尷尬的問題。

  “保險推銷?”

  “我以前是公司年度保險銷售第一位。當然現在,已經辭職了。”

  秦子遠第一次知道保險這種可以靠人的災難來換錢的東西的時候,就感覺到不可思議。小時候,他一直生活在家暴的環境下。父親無數次毆打他的母親還有他自己,然而無論報警多少次,都不可能永久將父親關進監獄。所以,他曾經產生出一個念頭,去給父親買一份保險,然后殺了他。

  弒父這種恐怖的念頭,他不止一次產生過。從小到大他一直在研究如何殺人而不被偵查出來,但最終他還是放棄了。他不敢真的去殺人。但是,父親從小到大依靠家暴手段而導致他和母親根本無力反抗,讓他自小就高度崇拜暴力。雖然無數人都反對和駁斥以暴制暴,用無數理由闡述同態復仇的錯誤,可是秦子遠一直都認為,以暴制暴才是最好的反制暴力的手段,同態復仇才是最高的正義!


  http://www.kbllfc.icu/52_52717/4971311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llfc.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 哪里的平特肖公式最准确 qq麻将没有声音 快赢481开奖结果查询 街机捕鱼攻略 湖南哈哈麻将官方网站 分分彩票下载 捕鱼大亨老版 欢乐真人麻将旧版2016 75秒极速赛车是谁开的 正规星力9代捕鱼平 真人成都麻将血战到底 30选5奖金多少 股票论坛个股推荐 南粤36选7预测 意甲积分榜2018-2019 熊猫四川麻将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