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蒸汽時代的旁門劍仙 > 第二十七章 各懷鬼胎

第二十七章 各懷鬼胎


    “狼?只有一匹狼嗎?那能有多大?”

  吉布斯女探員摸了摸自己背著的聯邦新型蒸汽火槍,一臉不屑的說道。

  作為常識,大家基本都知道,孤身一個的狼很少見,一般的孤狼都是爭奪狼王之位失敗后被狼群趕出隊伍的孤狼。

  而聯邦地區除了北部靠近布魯克殖民地的地帶,一般是沒有大型犬科野獸出沒的,畢竟體型大的狼,一般都生活在更北方的寒冷地帶。

  在聯邦西部,最常見的也就是郊狼,也被稱為豺狗。

  那些令人厭惡的家伙雖然體型比一般獵犬大一些,但是卻以狡詐著稱而不是實力。單獨郊狼的戰斗力并不比一個體型略小的兇猛獵犬強多少,所以它們一般都是成群結隊的出沒,平時除了狩獵一點小動物或者食腐肉之外,最喜歡的就是盯上一些獵食者的獵物,以數量優勢去不勞而獲。

  所以因為長相猥瑣行為更猥瑣,很難受到人們的喜愛。

  除了荒野里的郊狼以外,新大陸森林中也生活著一種狼,那就是森林狼。

  不過森林狼可能是常年生活在森林地帶,它們的體型一般比郊狼還小一點,跟大中型犬差不多,這樣的體型更適合穿林越嶺。

  通常森林狼最多也不過是三五一群的成隊活動,而不是像北方的狼群那樣動不動十幾二十只,甚至還有百只以上的巨型狼群那樣可怕。

  所以對于老馬克所說的話,無論是科爾森還是吉布斯,都不怎么相信。

  背著后面兩人,接著四個黑衣探員的遮掩,科爾森給吉布斯一個眼色,女探員見狀抬起自己的手腕,上面有著一只精致的腕表。

  這時代人們外出計時一般以機械懷表為主,腕表雖然有發明出來,可除了一些特殊職業之外根本沒人喜歡。

  因為科技水平的因素,所以懷表都做的較大,但一般也就是兩寸五公分左右,但是吉布斯手腕上的腕表之前約翰見到的時候仍舊嚇了一跳。

  這尺寸,都趕得上前世小侄女吃的雪餅還大一圈了。

  就見女探員揭開四寸直徑的表盤,里面卻是比上面的機械表芯更加精致與復雜機械構造的裝置,看著上面緩慢轉動的指針和數字轉盤,看了一眼后,吉莉·吉布斯微微搖頭。

  科爾森明白的點頭,裝作若無其事的繼續一朝馬克指引的方向前進。

  這一切因為是背對著后面的馬克和約翰,兩人都沒有看見,但是他們心中也越發曉得這隊聯邦探員的不對勁。

  只是他們自己也有著自己的目的,所以就當做沒有發現,樂得與對方虛與委蛇。

  既然發現了目標,兩人干脆也不再藏著掖著,直接大大方方的追蹤著目標留下的痕跡前進。

  而兩個聯邦探員竟也沒有阻止,只有吉布斯時不時的看看腕表,好像很在意時間一樣。

  慢慢過去半個小時,當來到一叢被撞開一個大洞的灌木叢前,無論是約翰兩人,還是探員們為首的科爾森與吉布斯的臉色都有些變了。

  馬克上前查看了一番,臉色凝重的對約翰說道:

  “這是剛留下的,我們的獵物好像在追趕什么……”

  以森林里植物茂密的程度,這樣明顯的痕跡估計下一場雨或者一個晚上之后就會消失不見。能留下這樣清楚的痕跡,說明距離造成這一切的目標才剛剛離開不超過多久。

  約翰則對他露出帶著神秘的微微一笑:

  “在東方大陸有一句諺語,‘螳螂捕蟬,黃雀在后’,跟我們現在的情況很像呢!”

  馬克聞言看了離開他們十幾步遠,正在小聲嘀咕的聯邦探員們,對著約翰點了點頭。

  而不遠處的科爾森和吉布斯兩個探員也在說著悄悄話。

  “恐怕真的有他們說的巨狼!”

  科爾森到底經驗豐富,雖然對于野外冒險并不算精通,但是通過馬克他們追索發現的痕跡來看,就算不是巨狼,也是一種體型巨大的野獸。

  吉莉·吉布斯則滿不在乎扶了扶自己的蒸汽火槍說道:

  “再大的野獸也只是野獸,我們手里的武器也不是擺設。我擔心的是,他們兩個好像在有意追蹤這只野獸,而方向卻與探測儀所指的方向數據幾乎吻合,如果到了目標位置,他們都會發現那里的異象,到時候這兩個人如何處理?”

  科爾森聞言也不由皺眉。

  “那個賞金獵人倒是無所謂,報一句意外失蹤也不會有人追查,倒是那個貴族出身的小子估計有些麻煩,雖然身份只是海森賽爾家族的侍從,但是怎么也有埃姆斯丹王國騎士的名頭,就怕海森賽爾家會找麻煩,到時候西部三州借此再鬧起來,估計我們就要被調查科扔出來當替罪羊了。”

  吉莉·吉布斯則有不同意見。

  她不屑道:“那些尸位素餐的官員都是廢物,見到好處就跟狗搶食一樣,遇到麻煩就推得一干二凈,聯邦早晚就要讓這幫廢物搞垮,等這次任務順利完成,你我就都是超凡者了,到時候那些老爺們也都要像寶貝一樣將我們供起來,不然還有什么人會給他們做事,對付那邊貴族派手底下的超凡者?”

  科爾森聞言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是他到底入職十幾年,受到聯邦制度的管束習慣了循規蹈矩,不似吉布斯這樣新畢業的學生,受從歐羅巴革命圣地弗蘭茨那邊流傳來的新思想影響,行事更加激進,天生藐視權威。

  “好吧,等我們成了超凡者,就會被調進秘密行動組,到時那些高層估計也拿我們沒有辦法,局長大人的脾氣可不好惹。”

  話里話外,對于約翰兩人的生命都仿佛隨手殺了一只雞一樣毫不在意,對于他們這樣的聯邦政府執法者來說,所培訓的內容就是千萬不要被自己的感情而影響辦案,同情心什么的不應該用在涉案人員身上。更何況無論是賞金獵人,還是西部派那些貴族的人,對他們來說都不是什么好人。

  令人忍不住感到奇怪的是,兩個人說話,卻絲毫沒有與后面四個黑衣探員商量的意思,而那四人也都靜靜的聽著,完全面無表情,好像根本沒有聽到那些對于政府雇員來說算是大逆不道的話一樣。

  說話的功夫,馬克已經確認了目標的前進方向,跟聯邦探員那邊招呼一聲,這只各有算計的隊伍再次啟程上路。

  不過距離兩邊撕破臉估計已經不遠,只等著圖窮匕見的時候。


  http://www.kbllfc.icu/55_55376/4927605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llfc.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