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異界之馴獸師的征途 > 第八章,與香雨兒的相識

第八章,與香雨兒的相識


  
段軻似乎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到這里了,隨便找了個位置就坐了下來,桌子上有一壺茶兩個杯子。
拿起其中一個被子然后倒滿茶水,茶水沒有冒熱氣,似乎已經涼了,但段軻也沒有在意這個,端起杯子就喝了一口。
香雨兒來到旁邊坐下,托著香腮一雙可愛的大眼睛盯著段軻。
“我說段大叔,段大哥,你現在還不把史萊姆收回去啊?”
“咳~那個,不好意思,入戲太深。”
段軻尷尬,將依附在身上的史萊姆收了回去,露出那原本的容貌。
對于面前的女人,還得從一年前說起。
那一年,段軻已經是84級的狂戰魔族,收服的怪獸已經不知幾何。以前也是經常來小酒館做客,只不過那時候的段軻跟香雨兒形同陌路毫無瓜葛,在酒館里只不過是眾多老顧客之一而已,雖然段軻實力強大,但為了不引起一些玩家的注意,一般出門進城都是偽裝自己。
那一天,段軻剛從惡龍之森回到莊園,因為馴服了一頭初階罪獸,心情大好的段軻就照常去了小酒館喝酒。
也就是那一天,狗血的事情在段軻身上發生了。
香雨兒人美聲甜,若說不吸引男性玩家那才是怪事,游戲的角色設定九成是根據現實中的人物模樣進行擬化,也就是說每個人最多只能改變發型,膚色還有體重等一些小改動。游戲中如此美麗的香雨兒,現實中肯定也差不了多少。
一個二流公會的副會長就是看上香雨兒眾多玩家中身份最高,實力最強的那一個。
楊宇作為萬人公會的副會長,自然有驕傲的本錢。
之前,楊宇和一群公會成員獵殺了一頭高階兇獸,得到了不少好處,為了慶祝,也是來到了小酒館喝酒。
而當看到香雨兒的第一眼,他就動心了,或許是芳心也或許是色心吧。
總之,楊宇在那之后對香雨兒展開了瘋狂的追求,送怪獸,送裝備,送各種禮物,還幫香雨兒打理酒館,讓一群小弟各種殷勤獻媚。
甚至還在惡龍之城打起了各種告白標語,嚴重的影響了香雨兒的生活。
但香雨兒并不喜歡楊宇,對于這些絲毫沒有興趣,期間也強制下線躲避楊宇的糾纏,但奈何楊宇太過無賴,整天往酒館里跑,還向那些酒館侍女打聽她現實中的信息。
但過去了一個月,楊宇也沒有追到香雨兒。
最終,楊宇撕破了臉,那天領著一大幫子人氣勢洶洶的將酒館包圍。
也不等香雨兒下線,直接使出了游戲道具——挑戰書!
挑戰書,游戲特殊道具,強制拉扯對方進入競技空間,可自由設定隊伍,挑戰期間,被挑戰的對手以及進入競技空間的隊伍和玩家無法下線,無法傳送,無法離開競技空間,除非持有挑戰書的玩家銷毀挑戰書,或者另一方擊敗挑戰者銷毀挑戰書,即可離開競技空間,強制挑戰時間為3小時,3小時候后挑戰書自動銷毀。
一張挑戰書價值十萬金幣,話說當時在場的許多人都搞不明白為什么喜歡香雨兒的楊宇會對香雨兒發起挑戰,難道得不到就把香雨兒打一頓?
但最后眾人才知道,楊宇是為了對香雨兒耍流氓!!!
挑戰空間內,玩家無法下線,無法逃離,那么只能面對挑戰,而挑戰過程中,身體接觸在所難免,系統也無法控制和監督。
任誰也沒想到楊宇會如此的下流,占著人數和戰斗力優勢就為了強行占有香雨兒,雖然香雨兒年輕貌美,但為了一個女人放棄自己男人的尊嚴,不得不說楊宇也夠狠的。
然而沒人知道,楊宇的尊嚴早在這一個月就已經丟盡了,無數次的告白,無數次的討好,最終換來的卻是一次次打臉的拒絕。
在忍了一個月都無果后,楊宇撕破了臉,花費重金收購這張挑戰書,只為在游戲里得到香雨兒。
香雨兒只不過是個職業生活玩家,并沒有很強的戰力,雖然那些在她酒館里工作的侍女紛紛站出來幫助她,可面對楊宇那群戰斗玩家還是遠遠不夠看,直到那個男人的加入,那個經常在她酒館里喝酒的胡子大叔。
當時段軻僅僅是將自己剛剛馴服的二階罪獸放出,就已經嚇得楊宇一群人四散逃離,但對于討厭這種行為的段軻而言,他哪會輕易放過這一群人渣,直接讓罪獸殺死了那一群人和他們馴服的怪獸,只有楊宇留得性命,因為這家伙在發現形勢不妙后立馬銷毀了挑戰書直接使用傳送卷軸離開了酒館。
對于段軻的相助,香雨兒很是感激,那天請段軻喝了無數好酒,也就是那一天開始,段軻每次來酒館,香雨兒都會格外地關注,然后就陪段軻聊天喝酒,時間久了,兩人也變得熟絡起來。
而在一次喝酒談話中,香雨兒發現了段軻身上的問題,當時又聞又捏才發現段軻身上有一層薄膜,最后段軻敗倒在香雨兒的追問之下,將自己真實的容貌展露出來。
而見到段軻真實樣貌的第一眼,香雨兒眼中就泛起了小星星,最后反而是香雨兒對段軻展開了追求,或許是因為長時間的寂寞,讓段軻接受了這個外冷里熱的美麗女孩吧,但也僅僅是表面上的接受,內心的想法段軻自己也不知道。
這一年,兩人也只不過是聊聊天喝喝酒,出去逛逛街,并沒有去獵捕怪獸或者打架,段軻除了日常升級打怪馴獸,閑暇時間都在香雨兒這里享受生活,就像是現實中的一對小情侶,段軻也偶爾晚上去香雨兒那過過夜,至于晚上做了什么,可想而知。
對于香雨兒,段軻不知抱以什么心態去面對,他不想發生第二次讓他心痛的事情,所以在兩人之間,就算已經發生了所有關系,卻依舊有一層淡淡的薄膜。
香雨兒看著眼前這個永遠不曾改變的男人,心中很是甜蜜,但也有一絲不滿和失望,不是對段軻不滿,也不失望段軻的表現,只是,這游戲讓她始終放不下心。
“那個,段軻,你還記得我之前給你的提議嗎?”
“提議?”
段軻心中猛的一突,在前幾天,香雨兒提出了與他走向現實的請求。
“這,再等等吧,等我找到另一個世界,若那里沒有什么好玩的,我就退游,到時再去找你怎樣?”
“唔~那還要等多久啊?”
香雨兒有些不滿,嘟著小嘴別過頭去。
段軻笑的有些苦澀,艱難說道:“我告訴過你關于之前的事情吧。”
“你說你和丁婉婉的事?哼!她是她我是我,她不懂珍惜,我可不會,嘿嘿,我家段哥哥最好了,我還害怕別人搶走段哥哥呢,怎么會丟下段哥哥。”
香雨兒起身走到段軻身后,雙手摟著段軻的脖子不停搖晃,撒嬌的說著。
“好了好了,整天段哥哥段哥哥,我快肉麻死了,我又不是段譽。”
抓牢香雨兒的手腕,段軻假裝打了個寒顫。
“哼!我就不,段哥哥就是段哥哥,嘻嘻,告訴你哦,我今年其實才20歲。”
段軻腦袋轟然一震。
20,居然才20,放在現實也就大學一二年級的學生。
段軻心中一種被欺騙的感覺涌上心頭,一股強烈的寒意不自覺的散發開來。
“怎么啦,你是不是嫌棄我了,不就20嘛,誰說大學生不能談戀愛啊,段軻,老實說,你是不是嫌棄我了!我又不是那種水性楊花,不許你拿我跟別人比,為什么你就不愿相信我!”
香雨兒感受到段軻的變化,雙眼有些朦朧,聲音沙啞地問道。


  http://www.kbllfc.icu/57_57327/5836039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llfc.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