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斗羅大陸之魂鎖典獄長 > 第九章 晉升魂斗羅!

第九章 晉升魂斗羅!


  時間往往在不知不覺中就悄然溜走,距離比比東與哈爾斯的第一次任務已有兩年之久,自從上次任務結束,哈爾斯坦誠的和比比東講述了自己的往事和為何如此對待比比東后,二者的關系愈發親密起來,哈爾斯依舊是習慣了以比比東為主,凡事皆為比比東著想,而比比東也漸漸習慣了凡事都有哈爾斯的幫助,習慣了有事就去找哈爾斯商量。

  今天無事,比比東難得的睡到自然醒,簡簡單單的洗漱后,比比東隨口高聲喊到:“哈爾斯,在不在,幫我準備點飯啊,我想吃雞排!”說完就在哪里自顧自的翻起了一本書。

  這本書的作者是前段時間來武魂殿的一名魂師,名字叫玉小剛。

  想到這個玉小剛,比比東眼中閃過一絲興趣,這個人武魂是個罕見的變異武魂,可惜是朝不好的地方變異,據說原本還是藍電霸王宗的一員呢。

  比比東眼神閃過一絲惋惜,這個人的理論還是非常之強的,他的那些言論自己看的都十分受益,但武魂殿的各個長老對其大多抱鄙視的態度。

  比比東覺得他們說的也不無道理,玉小剛的魂力只有區區二十級,一輩子也沒有辦法踏進高等級魂師的世界,而一些東西可是必須要親身感悟一番才能知道其中奧妙的。

  想著想著,比比東突然發現已經過了這么久哈爾斯還沒有把食物拿來。

  疑惑起身,比比東推門而出,轉身又推開了隔壁哈爾斯的房門。

  里面空空蕩蕩的,不要說人,除了一張床一盞燃著燈,連多余的家具也沒有。

  床是木板床,上面沒有被褥。

  “哈爾斯每天就是在這上面睡的嗎,應該很不舒服吧?”比比東走過去,坐在窗邊,雙手用力的按一按床板,硌的比比東一陣難受。

  小坐了一會,比比東就起身走向那盞房間里唯一的一盞燈。

  “哇偶。”比比東一臉好奇的看著眼前的燈,只見那盞“油燈”內除了一根燃著的燈芯,什么燃料都沒有,燈芯也是漂浮在半空中的。

  正當比比東細細打量著這盞燈時,突然發現空氣中彌漫著一絲極淡的幽香,說不出到底是一種什么味道,硬說的話與薄荷到時有半分相似。

  比比東“貪婪”的呼吸著著美妙的香味,只覺得腦中一片空明。

  “有這種好東西哈爾斯竟然不叫我來享受一下,真的太過分了。”一邊聞著香味一般思索,突然,比比東突然覺得大腦一陣暈乎乎的,身形也有點站不穩,跌倒在地,鼻孔里也蜿蜒的趟出兩縷鮮紅的血液。

  比比東連忙退后幾步,遠離了這盞詭異的燈。

  比比東有點欲哭無淚,“這都什么啊,怎么哈爾斯的東西都是這么詭異的。”

  她又想起之前問哈爾斯要他的燈籠一看,哈爾斯反常的猶豫了好久才將燈籠交給了她,結果只是湊近,比比東就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仿佛有股巨大的吸力要將她吸進去,到時把哈爾斯嚇到不輕,事后也是自責不已。

  休緩了片刻,比比東赫然發現當自己不在頭暈后,身心的疲憊一掃而空,思維運轉也是格外靈敏。

  比比東臉色古怪,聯想到之前的鼻血,“該不會是補過頭了吧?!”

  搖搖頭,比比東連忙起身離開哈爾斯的房間,關上門。

  “算了,去找找哈爾斯吧,等找到他在問問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什么,哈爾斯去獲取魂環了”比比東在外人面前縱使驚訝無比,也仍是保持著淑女的姿態。

  “可他不是一年前才魂圣……嗎?!!!”比比東后知后覺,“魂斗羅嗎!!真是個怪物…………”

  “是,是的,哈爾斯大人和我們說過他很急要先行離去,如果圣女大人您找的話就讓我們和您說一聲。”面前被比比東隨手抓來問話的侍從少女緊張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比比東看到少女的囧色,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抓住人家一陣亂問的行為有點不妥,忙是放開雙手,臉上滿是抱歉的神色,雙手合十說到:“抱歉啦,只是有點事要急著找他,沒事了,太感謝你了”

  比比東想了想又說到:“哦,對了,如果可以的話,幫我準備一點食物送到我的房間可以嗎。”

  “沒,沒問題”少女臉色放松,舒了一口氣,打起精神個回到。

  “好啦,那我先回去了,回見。”笑著揮揮手,比比東笑著轉身離去。

  “圣女大人好溫柔啊”身后的少女雙手捧胸,滿眼小星星,一臉崇拜。

  少女絲毫沒發現轉身離去的比比東笑著咬牙切齒嘀咕到:“死哈爾斯,出去竟然不叫我一起,看你回來我怎么收拾你。”

  ——————

  “阿切”

  藏身在陰影里,默然看著身前魂師強盜團聚會的哈爾斯突然一聲噴嚏打了出來。

  “誰!”

  正在聚會的眾強盜警惕的看向發出聲響的角落,少數人已經將魂環釋放了出來。

  看到自己被發現,哈爾斯只能從陰影中現身,沉默著。

  眾強盜看著眼前這個衣著詭異的怪人也不敢冒然行動,只是警惕的慢慢的包圍過去。

  哈爾斯嘆了口氣,嘶啞的聲音響起在眾強盜的耳邊:

  “本來就是想著省點力氣,讓你們安靜的死去,現在看來沒必要了,還是,請你們現在就去死吧。”

  哈爾斯身后出現了黃紫紫黑黑黑黑七個奪目的魂環緩緩律動,隨后第七魂環閃爍——武魂真身!

  一股龐大的氣勢沖天而起,哈爾斯的身形拔高許多,也變得虛實不定,身上的長袍燃起綠幽幽的火焰,也多了許多詭異的花紋,看起來華麗詭異了許多,眼眶中的眼球也被兩朵綠焰取代,熊熊燃燒著的是那對靈魂的無盡貪欲。

  “美妙的力量,原來只有這樣才能吸收到真正完整完美的靈魂。”沙啞的詭異的重重疊疊從四面八方鉆進在場所有強盜的耳中,一些意志不堅定的強盜已經雙眼放空,一道道綠色的身影掙扎著從身體里鉆出,想要沖進哈爾斯的燈籠里。

  哈爾斯詭異的笑著,他張開那深邃的仿佛黑洞一般的嘴,一聲聲“磔磔磔”的聲音傳出。

  “來吧,來吧,我的信徒們,到我這里,你們將會獲得永生。來吧,加入我,成為我的族人!”

  漸漸的在場所有的強盜甚至一位魂帝級別的強盜都是站立不動,雙眼放空,身體燃起點點綠芒,而后星星之火呈燎原之勢,燃邊全身,繼而從身體里,從火焰里鉆出了一個個靈魂,哀嚎著,尖叫著,憤怒的沖向哈爾斯,被吸入哈爾斯手中的魂引之燈。

  魂引之燈愈發明亮,燈籠上的魂火也愈發旺盛,而相對的,眾強盜身上的火焰則漸漸轉弱直至熄滅。

  每當一個人身上的火焰熄滅,那個人的身體就會變得蒼白,脆弱,腐朽,一陣威風拂過,其身體上的皮肉如粉塵般隨風而去,徒留下一個如白玉般嫩白透亮的骨架佇立原地。

  一個接一個的,在場所有人的火焰都已經熄滅,哈爾斯也從武魂真身的心態恢復了回來,他最后看了一眼眼前的場景,轉身隱入陰影離去。

  幾十上百人的軀體站立在聚會的會場上,篝火還在熊熊燃燒,酒菜還是溫熱,金銀珠寶依然散落堆放,但物是人非,一陣風吹過,場上無人卻多出了百余具潔白透亮的骨架,風穿過骨架,一陣“嗚咽”的聲音回蕩在天空之上,久久不息。

  


  http://www.kbllfc.icu/57_57331/48761283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llfc.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