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斗羅大陸之魂鎖典獄長 > 第六章 與比比東的第一次任務

第六章 與比比東的第一次任務


  哈爾斯“唰”的睜開眼,看向窗外依舊一片黑暗的天空。

  哈爾斯意外的沒有披上兜帽,那平日里完完全全被隱藏在兜帽下的面龐終于首次展露出來。

  哈爾斯房間里只有一臺小小的蠟燭,燃著綠幽幽的微光,唯一值得說到的也只是這盞燈籠的燃料了,綠色的燭焰是因為它的燃料是哈爾斯燈籠里普普通通的一個魂獸靈魂,不知何時,哈爾斯只有在靈魂燃燒發出的光熱下才能進入淺睡眠狀態,稍有聲響便會驚起。

  跳躍的綠芒打在哈爾斯遠離窗戶一側的有臉,呈現出的景色卻是十分駭人。

  無數的雜亂交錯的傷疤遍布哈爾斯的右臉,原本可以依稀看出算得上潔白英俊的面龐如今卻呈現出黑紫色,繼續往下望去,修長的脖頸上也同樣遍布著疤痕,與臉頰不同的是,脖頸的疤痕多為烙鐵留下的燒傷,在靠近動脈出烙印著一朵妖冶的不知名花朵。

  哈爾斯將頭轉回,仰躺在木板床上,愣愣的盯著屋頂。

  哈爾斯的左臉則是與右臉截然不同,蒼白,無瑕,不是健康的白,而是一種病態的白。

  哈爾斯的左臉皮膚甚至有點微微透明,透過蒼白的皮膚,你甚至可以看到淡淡的皮下肌肉和血管,甚是嚇人。

  左邊脖頸也是如此,或者說左右身體都是如此,一邊無瑕蒼白,一邊遍布疤痕。

  靜躺了許久,哈爾斯才從床上緩緩爬起,微微駝背的身影明暗分明,抬手將兜帽帶上,再次將面龐深深的隱藏起來。

  抬手摸了摸右側的花朵烙印,神色陰晴不定。

  收拾好的哈爾斯推門而出,轉身走到比比東門前,輕輕叩響。

  今天他將奉命與比比東一起執行第一次任務。

  沙啞的聲音響起,“主人,時間不早了,我們該出發了。”

  說完低垂這頭靜靜的站在門外等候。

  房間內的比比東睜著眼睛,很是清醒,盡管這不是她執行過的第一次任務,但之前的任務在她看來不過是小打小鬧罷了,昨天下午在得知將要和哈爾斯一起進行這一次的大任務時,她的心情有些許復雜。

  盡管一年前的狩獵之旅讓她和哈爾斯的關系有所改善,但對比比東來說,哈爾斯仍是一個神秘的人物。

  沒有梳洗打扮太久,僅僅是簡簡單單的梳洗一番將頭發扎好,比比東就推門而出了。

  出門的第一眼她便看到一旁恭敬的站著的哈爾斯,有些無奈。

  “哈爾斯”她出聲到,好聽的聲音回響在幽暗的走廊,“我說了多少次,不用對我這么恭敬。”

  哈爾斯沒有說話,只是把腰彎的更矮了,仿佛在倔強的表達著自己的鑒定立場。

  比比東苦笑著搖搖頭,不管說了多少次,哈爾斯總是這個樣子,自己竟是有些習慣了。

  “走吧哈爾斯”比比東招呼著哈爾斯朝外走去,“跟我說說,這次的任務是怎樣的計劃,老師不是說這次的任務以你為主嗎。”

  哈爾斯默默跟上,聽到比比東發問才開口說到:“回主人的話,有線報表示,天斗帝國皇家最近獵殺了五只萬年魂獸,得到了四條魂骨,有一個更是珍貴的外附魂骨,我們的任務是將其攔截并奪回魂骨。”

  “就這樣嗎,具體的信息呢,護送人數,等級,路線?”比比東問道。

  “人數不知,等級最多不會超過魂圣,路線已知。”

  “這樣啊,如果只是幾個魂圣,哈爾斯你獨自去不也可以將其奪回嗎?”比比東停下步伐轉頭看向哈爾斯。

  哈爾斯此時也抬起了頭,但兜帽依舊這當著他的臉。

  “主人,據說殿內長老有意講這次任務當成你的考察任務,所以我不背允許出手,只是作為保護您而存在。”

  “主人,我建議您這次考核嚴肅對待,近如店里突然一名女新生代異軍突起,可能目的是動搖您的地位”哈爾斯停了一下,看了看一臉思索的比比東繼續到,“不過主人您無須太過于擔心,這次任務我會在允許的范圍內幫助您,必要時,我會出手,至于那個膽敢意圖染指您的位置的新生代……”

  哈爾斯臉色陰冷,語氣森森然:“我會找機會干掉她的。”

  “……”比比東說不上是感動還是怎樣的一種情緒,直到如今,她還是不知道,為什么哈爾斯會對她這樣忠誠,但長久以來的相處還是讓她說到:

  “嗯,有你我放心很多,謝謝你了哈爾斯”

  哈爾斯眼中的綠芒閃動,似乎有些感動,又似乎依然平靜無波。

  “為您服務,我的主人。”

  ————

  所托里城,天斗帝國邊境的一座小城,地處極北之地與天斗帝國交界處。

  長年處于寧靜的慢生活的小城今天先后迎來了兩波奇特的客人。

  “主人,據線報,護送魂骨的小隊今天會到達所托里城休整,屆時,我們將會發起襲擊。”依舊一身長袍的哈爾斯看向身前站在窗邊眺望的一身貂絨大衣面帶薄紗的女子。

  “我知道了,哈爾斯,你繼續盯著,如果發現有他們的身影來通知我。”女子淡淡的說到。

  “是”

  哈爾斯俯身行禮,緩緩隱入陰影,消失不見。

  “駕”

  一只不大不小的車隊緩緩駛進了所托里城,為首的男子騎著高頭大馬臉上凈是高傲的神色,他甩手丟給守衛一枚令牌,就見到守衛連忙跪倒在地,口中連連說道:

  “不知大人到來,我等未做準備,在下立刻前去統治城主大人前來迎接。”

  “嗯”為首男子昂昂頭,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跪倒的守衛,連正眼也不屑一看,“你去通知你們城主,我要在半個時辰之內,看到他給我們準備的酒樓和他本人,如果逾時未到……哼”

  男子陰冷的笑了笑,雙腿一夾馬腹,晃晃悠悠的進城去了。

  一行人毫無掩飾的意味,所到之處,不管是攤販還是行人皆是匆忙退避三舍。

  一行人絲毫沒有發現就在不遠處的一個小巷內,一道身影緊緊的盯著他們,知道他們走進酒樓,才緩緩轉身隱入陰影之中

  “看來,就是他們了。”

  嘶啞的聲音回響在幽深的小巷里

  


  http://www.kbllfc.icu/57_57331/48787263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llfc.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