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在非洲有塊地 > 2、用意念能控制大黑蛇

2、用意念能控制大黑蛇


  “哎呀!”

  葉云凡吃痛,忙把手拿回前面看著。令他吃驚的是,他戴戒指的手指上已經沒了戒指,只留下一個奇怪的圖案,與那枚黑色戒指上的圖文一模一樣。

  “戒指呢?”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葉云凡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手指,還不敢相信地用另外一只手去摸,但那個圖案就像刻在手指上的紋身一樣,與手指上的皮膚已經融為一體了。

  他起身在自己坐的沙發位置附近找那枚戒指,但是翻來覆去就是找不到。

  “奇怪了!跑哪去了?”

  葉子楣好奇問道:“你找什么東西呢?”

  葉云凡停止尋找,沖她笑道:“沒什么。”

  葉子楣總覺得他哪里不對,肯定是找什么東西,但她沒心思去想。她看著茶幾上的骨灰盒問道:

  “要把爸爸葬哪里呢?”

  葉云凡想了想,說道:“先不急,家里沒有條件,等我買回來一些水泥沙粒之類的東西,再給他下葬吧。”

  “嗯。”葉子楣順從地點點頭。

  現在的她完全將葉云凡當做自己的親人,他的話葉子楣基本都會聽,非常信任他了。

  葉云凡道:“那先找個地方把伯父的骨灰盒放一放吧。”

  他掃視一圈,還真沒發現有什么地方適合放。放客廳吧,茶幾上和餐桌上都不合適,電視柜上位有些怪異,放地上又顯得不尊重。

  其他地方,比如雜物間和廚房,一個放垃圾房間一個做飯的地方,肯定不可以。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放伯父他們自己的房間比較合適。

  伯父房間緊挨著葉子楣的房間,不知道葉子楣會不會硌意了,所以還是要親自問她一下。

  “要不,咱們先把伯父的骨灰盒放在他們的房間吧,你覺得怎樣?”

  葉子楣想都沒想就點點頭,說道:“好。”

  說完,葉子楣抱著骨灰盒向二樓走去,她打開房門走進去,隨即關上了門。

  葉云凡微微瞟了一眼房間內部,讓他震驚的是,他看到伯父的房間墻上,似乎掛著好幾把黑色的槍。

  “什么情況?”

  葉云凡震驚不已。

  房間里有這么多槍,不合常理啊。正常人家里有一兩把就不錯了。

  正常情況下,個人不可以擁有太多槍支,因為持槍支需要執照,一般不會批準個人持有奪過武器。

  他想問葉子楣,但又不好開口。等葉子楣放好骨灰盒出來后,他看到她悲傷的小臉,最終還是沒有問出口。

  葉子楣見他欲言又止的樣子,便淡淡問道:“你有什么話要對我說嗎?”

  葉云凡訕笑著搖搖頭,說道:“沒事,我就是想告訴你,我現在去倉庫那邊了。”

  “嗯。”葉子楣點點頭,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帶著疑惑,葉云凡開著車慢慢到了倉庫區。在他的指揮下,六個勞務有條不紊地在菜地里工作,加緊收割土豆。

  地里的黃瓜部分已經長大,一根根綠油油的帶刺黃瓜像一條條綠蛇一般掛在青藤上。

  葉云凡下地摘了一根大一點的黃瓜,走到河邊洗干凈后啃著。清脆的黃瓜帶著甘甜,味道想當不錯。他估摸著,中午弄一根回去做一個拍黃瓜給葉子楣吃吃。

  他邊啃著黃瓜,一邊登記著菜地的變化信息。新種好的土豆地塊信息需要記錄下來,用于跟蹤它們的生長情況。

  可是沒多久,他突然又把注意力轉到了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圖文上。

  他記得自己從來沒有紋過身,手指上也沒有受過傷,所以圖文肯定是戒指上留下來的,至于手指上的圖文怎么留下來的,還有那枚戒指到哪了,他就不得而知了。

  就在他納悶的時候,菜地里突然工作的黑人突然吵鬧起來,聽他們的語氣,好像發現什么很奇怪的事情。

  他迅速走出房間,看到艾瑞克一邊跑一邊大聲喊叫著:

  “snake!  big  snake!”

  附近幾人跟著他往倉庫這邊跑,似乎非常害怕。

  葉云凡聽明白了,他們發現菜地里有一條蛇,似乎還挺大的。

  非洲人很怕蛇。

  因為氣候原因,非洲的蛇大多都是毒蛇,比如響尾蛇、眼鏡蛇。非洲人醫療條件比較差,被毒蛇咬了很容易死亡,所以他們很怕蛇。

  在華夏人眼里,毒蛇是寶貝,可以用來泡酒,還可以炒菜燉湯,但在非洲人眼里,毒蛇就是惡魔,別說吃,看到死蛇都會害怕。

  艾瑞克第一個看到毒蛇,他這么強壯一個人居然嚇得連連逃竄,顫顫巍巍站在隔壁地塊的干凈土埂上,洛塔更是嚇得花容失色,雖然離蛇很遠,可依然尖叫著著跑出了菜地,驚慌失措地站在倉庫前的水泥地板上。

  “Where?”

  其他人離他有一段距離,聽到動靜后都紛紛慢慢走近,想看看那蛇是什么樣子。

  艾瑞克后怕地跟他們比劃著,隨后帶著他們慢慢往剛剛他挖土豆的地方走去。

  “What  up?”葉云凡朝他們喊了一句。

  “Boss.  Big  snake  over  there.”艾瑞克大聲解釋道。

  葉云凡聽到是蛇,也沒覺得有多嚴重,不就是一條蛇嘛,趕走就是了,他準備過去看看。

  邦德卻拿著砍刀跑到附近的山里砍了一根兩米多長的小樹,削去多余樹枝當做武器。

  葉云凡跟著艾瑞克他們走近那片土豆地,在土豆苗中,他看到一條的黑蛇盤踞在那里。差不多有成人手腕粗細,估計有兩米多長。

  這么大的蛇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他也很害怕,吞了吞口水問道:“What's  it?”

  卡迪爾舔了舔舌頭,小聲說道:“Dendroaspis  polylepis!”(黑曼巴蛇!)

  葉云凡也沒有聽懂他說的是什么,又問道:“Dangerous?”

  卡迪爾點頭說道:“very  dangerous!  poisonous  snake!”(非常危險,是毒蛇!)

  毒蛇似乎聽到了動靜,突然抬起頭,發出絲絲的聲音,那幾個黑人全部被嚇得四處逃串。

  就連拿著棍子的邦德都遠遠站著在一旁不敢靠過來。

  “不就是一條黑蛇嘛?有什么好怕的?”

  葉云凡朝邦德招招手,示意他過來。幾人一直強調,這種蛇毒性很強,非常的危險,提示葉云凡不要過去。

  他輕蔑地地笑了笑,拿過邦德手中的長棍,小心翼翼往蛇邊上走去。

  俗話說,打草驚蛇,用棍子敲打地面,發出響動可以讓蛇提前知道。雖然人怕毒蛇,但毒蛇也怕人,只要不把蛇逼急了,它是不會隨便咬人的,聽到響動后便會提前避開。

  葉云凡按照略懂的一點點知識,拿著棍子敲打蛇附近的土豆樹葉,想把蛇趕走。

  誰知那蛇卻突然竄了出來,如同一道閃電般撲向葉云凡。

  我去!

  葉云凡怎么會想到,那條黑蛇會突然襲擊,而且速度極快,他根本無法躲避!

  “Look  out!”

  身后的邦德大聲提醒,幾人下意識就往后撤。

  黑曼巴移動速度極快,葉云凡哪里能反應過來,等到黑蛇靠近他的時候,他才想起要逃跑。

  就在他大腦放空之時,一個奇怪的感覺突然出現在他意識中,他好像多了一雙眼睛,而眼睛的角度似乎很低,所看到的對象居然是驚慌失措的自己!

  他的視角,居然就在蛇身上!

  那蛇也感受到了什么,第一時間內停止了攻擊,抬著頭靜靜看著葉云凡。

  很快,葉云凡的視角瞬間又回到自己身上,他看著眼前的黑蛇,感覺有些異樣,他似乎可以與黑蛇發生某種聯系?

  “Boss?”

  幾人看到葉云凡和黑蛇對峙著,都不敢靠近,只是小聲提醒他。

  “趴下!”

  葉云凡試著對蛇發號施令,這幾個字剛剛在他心里產生的一剎那,那黑蛇竟真的把頭趴了下來。

  “后退!”

  他再一次嘗試控制它,那蛇果真后退了一點點,還像一條乖巧的寵物狗一般吐著信子。

  “Run.boss!”

  卡迪爾第一個拿著一把鋤頭沖了過來,同時大聲提醒葉云凡。

  黑曼巴是最常見的非洲毒蛇之一,屬于眼鏡蛇中的一種,每年都有很多人被它咬傷。可能是當地紫外線強的緣故,黑曼巴與其他地方的眼鏡蛇不一樣,他的皮膚也和黑人一樣漆黑無比。

  葉云凡伸手攔住了沖過來的卡迪爾,并示意黑蛇離開菜地,跑進山林中。

  那黑曼巴立即轉身,如同閃電一般竄進土豆地里,穿過菜地,越過土路,很快便消失在小山頂的樹林中。

  見蛇跑了,幾人都松了一口氣,他們快步走到葉云凡面前,關切地問他是否被蛇咬到了。

  葉云凡搖搖頭,內心卻是震驚不已。

  他吩咐幾句,讓他們幾人在菜地工作的時候多留意一下,隨后將棍子扔給了邦德,帶著心事慢慢走回倉庫。

  洛塔見葉云凡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關切問道:“Mr  葉,are  you  all  right?”(你還好吧?)

  “I'm  ok!”葉云凡笑笑。

  


  http://www.kbllfc.icu/57_57338/48789893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llfc.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